关于伍皓

石按:以下是今日在推特和围脖发的几条内容,果然招来板砖无数。按说,聪明人即使不屑去左右抱团,这时也应该保持沉默的。我看来是真的不聪明,永远是那只两间余下来的一卒,荷戟独彷徨。

1、尽管知道这是个立场重于是非的时代,我忍不住也要说句得罪一大批人的话:围脖和推特上追打伍皓的哥们,可以适可而止了。除了谷歌事件他表现很傻逼外,没看出其他事上伍皓有何了不得的恶行。总不能老揪住人家20年前一份信不放吧?赵紫阳也还有镇反打右时的极左表现呢。

2、伍皓的特点是爱作秀,喜投机,历史也不够纯洁,像谷歌这种重大事件上脑子间或进水或者主动掺水,这些我都承认。苦口婆心地说句:难得有这么好骂、骂了也没啥事的宣传部长,我们为啥不留着慢慢享用,非得一下就宰了呢?搞得部长们个个都跟丁关根似地,好玩儿吗?

3、凭良心讲,如果全国的宣传部长都能跟伍皓这帮作秀和热衷网络,媒体环境肯定会比现在好不少,至少我作为媒体人一员是乐见其成的。最怕的就是那种从来不作秀只动手抢笔下禁令的部长省长们。

4、一些朋友乐于跟着追打伍皓,也许是想借此表达对权势的憎恨,对谎言和言论管制的势不两立。这种心情我当然理解,问题是任何时候都不能立场重于是非。现在的情况是,伍皓所遭受到的攻击与谩骂,已经远超过了他可能的投机与糊涂。所以,我的看法是可以适可而止了,腾出精力来做点其他事儿。

5、当然了,你若要无休无止的追打伍皓,这是你的自由,谁也阻挡不了你。这既能赢得围观者轰天价似的喝彩,也能满足自己的意淫快感,更安全得很,没任何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6、这种追杀伍皓的热火朝天的的网络情绪里,除了合群的自大,最让我警惕的是某种完全不容异见的仇恨。比如一位好友就非常反对市场化媒体里出现有关伍皓的肯定性报道,甚至要以拒绝为其供稿来抗议。我只能说这种风格,比伍皓要更像戈培尔。

7、@胡泳:哈哈,我就因为在南都撰文赞扬伍皓而受到你我都认识的一位好友的指责。
@石扉客: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立场永远重于是非。即使像我这种独来独往没啥派别的人,对伍皓这个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说这些不同声音。

8、官媒如何报伍皓,体制内如何看待伍皓,和我们该如何看待伍皓以及如何尽量公允客观的看待一个人,是两回事。不能因为官媒做得不好,我们就跟着可以跟着降低标准,最后大家乱骂一气完事儿。这种简单的道理,可惜很多大名鼎鼎的人都不能领会。

9、敬告那些把我划入南方报系阵营里按统一口径发言的人,在红中事件里,我还曾载围脖上支持过新快报批评过南都,因此也可把我划入羊晚阵营;在3年前,我还在著名的CCTV做过4年电工,因此更可考虑把我划入中宣部阵营……

10、再次澄清两点:伍皓一事上,我批评的对象,主要是我围脖和推特上的关注圈里的几百号人,基本是媒体圈内外的活跃用户,即我在《一场24小时公民动员战》里所提到的意见引领人士,这是一。我批评的内容,主要是觉得除了现在谷歌问题的不同看法,与20年前那封信带来的历史问题,伍皓并无大恶,追打伍皓应该适可而止了,可以腾出精力来做其他事儿,这是二。

李鸿忠事件观察之(11):继续滚雪球

鸿忠抢笔,今日可看动态是三点:

一是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版发了封《给网友的公开信》。前几天还在和长平老师说,在官场逻辑里,鸿忠抢笔事件中的罗书记是个非常尴尬的角色。他很难找到恰当的角度,做出能在各方都交代得过去的表态,说啥也不合适,只能啥也别说了。可是啥也不说,看上去就更傻。

你看风头正劲的薄书记,记者会上的“赵忠祥”语态,以及被台媒突袭后的稍显失态,被鸿忠抢笔一衬托,都无足为患,甚而留下直面媒体的美名了。更别说隔壁春贤书记的迷人微笑,相形之下简直是一场完美的公关秀。

官场风向,一枝一叶都堪玩味。开个玩笑,如果罗李位置互换,惹这个篓子的是罗,李的心态应该就非常好揣摩。

这封不长的公开信,可视作这个尴尬书记事后做出的弥补性公关措施。但我觉得效果可能会很一般,聊胜于无吧。理由是,该信一是时机不好,二是照旧回避实质问题,三是依旧是一套堪称陈旧的体制内语言。

二是截至北京时间2010年3月18日9:38 ,参与《新闻界及社会各界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联署人数已达1038人(以收邮时间为准,此名单不包括此前版本中因各种原因退出联署的签名者)。还是那句话,不懈怠,不气馁,慢慢滚雪球。

三是时代周报本周刊发的一组专题《知名新闻人谈尊严》,这组稿子做得相当不易,在口径已然收紧的情况下,凑齐老中青三代新闻人,就此事再次委婉发声。鄙人不才,在其中滥竽充数,也写了一小段文字,权且作为今日博文之结尾:

“所谓职业尊严,不是谁给的,只能是自己争来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只能是时间累积而成的。我总在想,既然这个行业饿不死,也发不了大财,就没必要贪恋那三瓜两枣;既然是做稿,又不是做官,就没必要去攀附什么,也无所谓畏惧什么。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迁,体制如何裂变,阵营如何分化,守住这个行业里凝聚最基本共识的价值观,在此基础上,新闻同道们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不依附,不畏惧,不贪婪,一篇接一篇稿子做下去,一直做到老去。我想,等到中国这批既有清晰理念又不故步自封,既有入世情怀又能相对独立的新闻民工成了老战士,所谓行业共同体和职业声誉,就该慢慢起来了。

当然,你若觉得累了,倦了,烦了,就撤。这又不是黑社会,既不需要投名状,也不需要一条道走到黑。天下大了,干点什么不行呢,要饿死一个心智正常的人还是蛮难的。”

李鸿忠事件观察之(10):二次夺笔

今日动手修改本博置顶博文《关于黄亭子——我的博客史》,这个博客,从2010年年初天涯黄亭子被关闭挪到此地后,基本保持着每日1000左右的点击率,到鸿忠抢笔时达到高潮,最高潮点击率是14500,到被GFW屏蔽后,点击率回落到每日100左右。

这个数据对比,再次证明了墙内传播的重要性,同时也说明节奏和控制的重要,不仅限于做爱——尽量延缓一个墙内博客变成墙外博客的时间,同样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过程。

刚看到本博所在网站FC2.COM发的故障通告,估计是我连累他们了,看到这则通告下面众多“不明真相”的博客用户的愤怒留言,我真是甚为抱歉。

3月13日,这个日子很好记,恰好是7年前21世纪环球报道被停刊的日子。这也是一种传统,被删除被封杀被禁言的传统。

回到鸿忠抢笔事件,目前的情况是这样,一方面是这种屏蔽和删除的技术手段,一方面是媒体和记者同时被要求禁言。两者都是传统管控手段,都不新鲜,但放在鸿忠抢笔这个大背景下,无法不让人产生双重的愤怒与悲凉。正如中山大学郭巍青教授所言,封锁和删除以及所有对鸿忠抢笔的言论控制,其实是对媒体人乃至公众的第二次抢夺录音笔!

当此之时,把那些两会前创造条件让媒体批评政府的话,再把记者会前的种种预先部署和安排,把记者会上竖起一根手指,使劲往下拉长人中抿住双唇后当众盟誓明志的那些表演,放在一起来看,你会觉得真的很有趣。

正如艾未未昨天在纽约接受CNN采访时所说的:一方面温在那里当众背诵他爸爸艾青的诗句,一边指挥和纵容警察还骚扰和殴打他本人,好讽刺。

没错,我这次不打算再越过个体去看体制了。现在,就是要追究到个体——除了彻头彻尾的伪君子,还有比这更好的形容词吗?

继续阅读

李鸿忠事件观察之(9):比薄书记还厉害的李省长

李鸿忠一中央候补委员而已,而薄熙来是已经入局的二十五分之一。按说两人政治地位相距不小,但本博写重庆打黑观察系列,一直写到第17则,除了其中一篇《重庆五毛党大起底》被屏蔽了一段后,其他均太平无事。鸿忠抢笔观察刚到第7则,本博就被彻底屏蔽,甚而这个服务器设在日本的网站博客部分,均全部被屏蔽,真是对不住,连累了一并于此处开博的张培鸿,以及其他一些在此开博的少男少女们。

看来,李省长比薄书记厉害。

继续阅读

李鸿忠事件观察之(8):没有不该问的问题,只有不能答的答案

红中步入大会堂

鸿忠抢笔案,随着昨日记者会一声锣响,传播效果已告一段落。诚如蒋兆勇先生所言,虽然没有记者问起这个问题,李鸿忠的政治生命,早已进入垃圾时段。

此番以推特和围脖为主要传播平台、以公民动员为核心内容的公共传播,在前述第一个24小时的发酵时段里,让社会情绪得到了充分酝酿。在第二个24小时的动员时段内,又成功动员了500名以上以业界同人和学界精英为主要对象的公民联署。

这种动员能力和传播效果,相当可观。

需要指出的是,关于鸿忠抢笔的公共传播并不会随之马上停止,还将随着传播惯性继续往前运行。李鸿忠省长的噩梦,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以下这篇,删节版曾刊于潇湘晨报,经梁文道先生授权,本博全本刊载该文。

继续阅读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