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与周本顺

石按:下面这几篇,源自陈有西的有西学术网,内容可真是可圈可点:

周永康说:要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勤俭办事业,加快建立政法基础设施国家建设标准体系,研究制定政法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保障的意见,同时,中央和地方要共同努力,妥善化解政法基础设施建设历史形成的拖欠债务,维护司法公信力,维护党和政府形象。

周本顺说:六个“始终坚持”,即始终坚持三权统一,不搞三权分立;始终坚持执法为民,不搞司法至上;始终坚持依法治国,不搞法律万能;始终坚持公平正义,不搞西方的形式平等;始终坚持三个效果(法律、社会、政治效果)的统一,不只坚持法律效果;始终坚持实践标准,不坚持西方的双重标准。

书记多少还说些旨在维护形象的场面话,秘书长就完完全全地不要脸地搞倒行逆施了。

继续阅读

张千帆:为什么改革会越改越糟

石按:为什么改革会越改越糟?6年前的某天,在长安街边的三味书屋里,吾友杨支柱君在一次演讲里就专门谈到到这个问题,当时的看法是,改革应当停下来。现在,张千帆在这篇财经网博客里又说的非常透彻了。我们对抗的是制度,也是集团,是个体的有七情六欲的人。

继续阅读

赵敏的动人之处

这几天枕边书是倚天,又想起了写赵敏这篇,这是目力所及写赵姑娘最动人的一篇。
本文来源于天涯 作者的ID叫素衣朱颜,转来此地已获她授权。素衣朱颜身在海外。如此文字,想必也定是一秀外慧中之人。

继续阅读

谷歌总部献花记(阳淼)

石按:下面这篇系吾友阳淼(花落去)所作,视为网络社运在谷歌撤出中国事件中的一个小实践。

3月23日北京谷歌总部献歌侧记

by 花落去(@gonewater),可随意转帖。转帖时必须带有下面的声明。

声明:3月23日至北京谷歌公司办公楼进行的献花、送别活动,纯系个体行为;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组织、机构、个人在其中发挥过引导性作用。

美国当地时间3月22日,谷歌中国首页指向香港google。其官方博客承认,这是执行1月“退出中国”计划的开始。
Google之伟大,之勇气,无需多说。22日也是我的生日,他们用对信息暴政说“不”的举动,让这个生日更加难忘。于公于私,去献上一束花,送别最后一程,都应该。
经过1月的“退出声明”预热,怎样向谷歌中国表达感情,推友们都已熟门熟路。借由一次次的献花、撰文、传播,“在现场表达意见”的方法已经越来越成熟。3月23日晚间,北京谷歌总部的送别活动,有几点新意、经验,可供了解和参考。

一、个人行动,推特发声 、


北京推友对谷歌的两次献花,都是出自个人意愿,无组织,有行动。推特作为一个传播平台,其作用与foursquare类似,预告“我会去某地”,如此而已。大家在谷歌楼下碰头了,就点头示意一下,献上花,合个影,出现本身就是表态。1月份的第一次献花,大体走的就是这个路子。
3月23日这次,起始阶段也是这个过程,推友@pinerpiner、@Jason5ng32、@secretaryzhang分别在twitter上说,晚上要去献花,有推友附上详细路线图和位置。这是“我要去”,而不是“跟我去”“给我去”,其风险程度可大幅度降低,相应地,也降低了新人参与表达的门槛。

二、表达多样,方式翻新



喜欢Google的人信息获取能力强,表达方式相应地比较多样。在谷歌总部名牌上,有人摆放了杯具,有人放了一瓶酱油,推友@MrBigflowercat 写了标语“In Google We Trust”(美元名言的变体),当然更多的是鲜花。
这次的突破在于,推友 @kielboat 博士建议,现场需要的不仅是鲜花,还应该有喷漆和马克笔。结果真有推友拿出几支白板笔来,让@maoz感叹他是不是属机器猫的。我写了”来得错误,去得潇洒“八个字,后来又有人写了“多难兴邦”、“NO EVIL”等字体。现场能够即兴创作,加强了活动的互动性和即时性。

三、欢乐放松,解构恐惧

在去年冬天的某次“法庭外旁听”中,我们曾经搞出了不少花样,比如“群访安替”“推友观光”等名目,@kielboat发推说,现场成为欢乐的海洋。我觉得,这类活动,“欢乐”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有些人不想看到我们表态,不想看到我们聚集,害怕我们在这种场合发声;他们的武器是使用恐惧来威慑(但不敢轻易动用武力),对抗这种武器的方法就是放松的心态和欢乐的气氛。这可以让参与者心态平和,也让对方抓不到任何把柄。
3月23日的围观谷歌活动中,大家致敬之后似乎无事可干,国人又比较内敛,这种“去中心化”的活动比较容易出现小圈子聊天和冷场。正好上周本人刚刚组织完另一场生日会,形式与此类似,又想起香港高铁案时,场外众人齐唱“海阔天空”的情景,于是提议大家来个现场合唱。
只是我们的音乐基础教育的确很一般,所以选了比较多人会唱的国际歌,大家也都很热心参与。就这样,唱到最后也忘词了……于是换一首团结就是力量,因为其中有“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一句应景词。

四、底线明确,减少对抗


这类活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明确底线。成功到了现场,献了花,见到了同道,这就是基本底线,这是我的自由,不受干涉。至于一些模糊的边界,则可以有技巧地突破。例如聚集如果被默许,则可以游戏、唱歌等平和方式做进一步的沟通和凝聚。若遭到干涉,则在理性交涉、适当让步的基础上,换得另外的权益。
例如323当日,保安不许在标牌上点蜡烛,以安全为由。在一位推友进行适当争取后,大家不为己甚,让保安熄灭了蜡烛(据不锈钢老鼠 @liudimouse后来回忆,有个搞笑的细节:推友说,刚才你们领导已经答应了,只要蜡烛的火焰罩起来就能点;一保安答:领导答应了怎么了?CCTV那次领导还答应了,不一样烧起来了?Google就是Google,办公楼的保安都这么强悍)。
后来警察来要求大家离开,也并未引发激烈冲突。因为警察人也不少,而且推友们也聚集了很久;如果警察说周围办公楼有人报警,拉到派出所去盘问一晚,对一些新参加的推友来说,也是个压力和阴影。这时候最微妙的是便衣。很多推友都提到这一点,现场有很多平头、穿皮夹克、目光不与人交流的人,基本可确定是便衣。在熄灭烛火和警察清场事,他们都故意大叫大嚷,“保安叫你熄你就熄”“走了走了,差不多行了”等等。便衣的这种煽动、激化气氛的作用,应作出更多防范。与之相比,履行职责的保安和身穿制服的警察,限制较多,是明面上的交流,倒不显得那么可恨了。

五、掌握工具,灵活运用

整个围观活动的高潮——“草泥马之歌”的合唱,来自于几个女孩子的灵机一动。@ripleyyu觉得前面的合唱意犹未尽,建议再合唱草泥马之歌。@maoz的手机是黑莓,是在场手机中兼具上网和沟通能力的手机(Jason5ng32的iPhone没蓝牙,短信功能也没黑莓方便)。她上网找到了歌词,以短信形式发给我,再由我发给会唱的推友,几分钟内歌词散发完毕。
在警察清场时,推友们配合地离开场地,让对方抓不到把柄;一退必有一进,在离开的过程中,我起头唱起了“草泥马之歌”,一些推友加入合唱,现场气氛达到高潮。整个歌唱下来语调铿锵,琅琅上口,效果极为搞笑,解构了清场带来的紧张和失望情绪。

谷歌离去了,生活还要继续。以理性、平和但坚定的态度和方式表达意见,一点点争取自己的自由和权益,在放松的心态中保持小步前行,应该是这次成功围观谷歌的宝贵经验。

附:323当天的推特轨迹,可以用标签 #323candlelight 追踪;草泥马之歌合唱音频链接 http://twaud.io/5cy ,由@glif 录制,@gonewater 加工上传。

延伸阅读:@Jason5ng32的“可能吧”对此事的记录 http://www.kenengba.com/post/2836.html

“犀利哥” 是我们时代的精神自由符号 (叶匡正)

本文转自叶匡正博客,我以为是犀利哥事件中较为到位的解剖。

继续阅读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