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脖十三条,关于郭德纲

石按:以下十三条围脖的织成时间,系郭德纲发表《不给你吃药》的博文前后,北京警方行政拘留肇事方之前。

1、不管什么理由,打人不对,打记者更不对,当警察面打记者更是不对。但中国的事情总是很奇怪,一旦打人者和被打者置换成了具体对象,比如郭德纲徒弟和北京台的娱记,似乎就会有争议,甚而有叫好。

2、郭身上某种看似桀骜不驯的伪民间色彩,加上对体制内媒体的厌恶之情,成为一些人为郭德纲徒弟打记者叫好的情绪背景。这种不问最基本是非只遵循一己个人好恶的公共事件判断标准,令人叹息。只需试问一句,同样是北京台,郭师傅敢打法制进行时的人吗?

3、打人不对,打记者更不对。这个逻辑递进关系,并无任何问题。记者因其职业的公共特性,面临比普通人更大的危险,因此也需得到更多的保护,就跟普通刑事案件和袭警案件的区别一样。至于记者本身职业行为的技术或者道德瑕疵,尽可另题讨论并改进之,如果成为挨打的理由,那是丛林世界。

4、只要记者被打属实,只要他不是先动手并没还手,记者是否说谎了,是否对女记者不够温柔了,是否娱记与狗仔,是否报道失实了,都不应影响公众对他被打的声援,也不应影响公众对打人者的谴责。

5、以警察权为代表的执法阶层,某种程度上是乐见记者被打的,谁叫你乱报乱写唯恐天下不乱了?——当然他们并不会说破这层意思,当然不是每个警察都是如此。我形容的是职业与阶层对立的常规心态。老美的警察也看不惯记者的,不过他们绝不敢如此嚣张,有宪法修正案罩着。

6、首先视频所见,记者是敲门并自报家门说明身份,欲进门采访,这是私闯民宅?其次,即便是私闯民宅,即便是小偷,扭送警方可以,哪条法律说可以加诸暴力了?别跟我拿美国法律说事儿。记者可以有任何错,只要他没先动手,被采访者就不能打人,否则就是施暴,就得道歉并赔偿。如果被采访者是名人,则这个义务应翻倍。我想这应该是文明社会的通则。

7、不过分工不同,产品领域不同而已,在满足大众知情权上,娱记和调查记者并无本质的不同。我不是娱记,但对他们的尊敬和对其他同行并无二致。我最反对的就是这种一边享受着娱乐记者带来的公众人物隐私,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被明星殴打甚而嘲笑这是小报小台。在美国宪法修正案里,从来没有什么小报小台的言论自由和大报大台的言论自由的区别。

8、在我看来,北京台娱记采访郭德纲被殴,与华夏时报女记者深圳采访被设局殴打,与经观仇子明被浙江警方刑拘,实质上都是对言论自由权利的侵犯。娱记的采访报道权,和调查记者的,权利实质上并无二致。倘若前者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后者也不要想平安。

9、我为什么要如此激烈地站出来维护北京台被打同行的权利?一是肇事一方郭德纲厚颜无耻颠倒黑白到令人发指的恶棍态度;二是仅仅是记者领域分工不同的娱记总是很容易被大众污名化;三是因普遍的社会不公以及北京台的体制色彩、郭德纲的伪民间色彩等,导致相当多大众在此案上为郭叫好,或者认为只是狗咬狗的令人担忧的情绪。

10、不能说洋人也打娱记,我郭德纲的徒弟当然就打得。连老师举的这些例丝毫不能为郭德纲一方免责。另外请搞清楚,人家这次是娱记在做社会新闻,郭德纲涉嫌侵犯公共绿地。这跟什么名人隐私不搭界,跟八卦更不搭界。即便是十足的八卦娱记,就该打么?打了还可以耍无赖装恶棍么?

11、坚决反对针对个体的任何暴力,这应是社会共识的底线(丛林社会除外),无论官民朝野;坚决反对针对记者职务行为的任何暴力,这应是媒体同人的共同底线,无论你是人民日报CCTV新华社南都南周杨浦时报镇江晚报写调查的搞娱乐的做条线的甚至拿红包的(道德谴责行业处分法律处理均可,就是不能施暴)!

12、郭德纲倘若此次因反低俗被广电总局封杀,我支持郭德纲;若因徒弟打记者被北京台封杀,我中立,这是他和北京台之间的恩怨,谁忘恩谁负义,坊间自有公论;但无论前两者结局如何,不妨碍我作为媒体人一员对他个人在此事件中出言不逊装恶棍装流氓的恶劣态度的高度鄙视!

13、网上十年,被骂为法盲的次数之多,以今日为甚。可怜我这个8年前就通过第一批司考的新闻民工,只能满头大汗,不敢回片言只语。经历了范跑跑一事的争议,又经此郭德纲一役,我算明白在网络上做一个慕容复的基本套路了:关键是要随时揣摩大众的意思,说大众爱听的话,搔大众的痒处。谨记体制必骂,民间必捧,城管万死,草根万岁,哪个地方人多就奔哪,如此等等;是非且放一边,立场至关重要,“收揽人心以为己助”至关重要!

2010年8月5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