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地震十五条

石按:以下十五条微博,发于玉树地震第一日,基本视角是汶川地震的个人经验与体察。现在看来,基本还算靠谱,唯独忽略了玉树地震僧侣救援的因素。僧侣和宗教,是玉树地震异于汶川地震最大的地方,也成为市场化媒体最为关注的地方,赶赴玉树灾区的敝刊记者陈鸣亦有《僧侣下危山》一文。或可说,媒体对玉树地震中僧侣元素的大规模报道,是媒体将报道拓展到传统的宗教领域报道禁区的一次尝试。尔后李一事件,则使得该领域的报道禁忌基本被突破。这是继群体性事件报道禁区被打破后,大陆市场化媒体这几年来对抗管制的一个显著进展。
1、地震救灾,再没有比出动军队更快捷的办法了。志愿者和民间救援力量要进入这种山高水恶的现场发力,难度很大。

2、四川地震时,最早进入阿坝州等地救援的部队之一,即此前在阿坝维稳的某武警部队。和平时期,纳税人供养军队千日,理当用在此时。请记得吸取川震时军队救援和专业救援队伍脱节,现场各部队之间彼此争功内耗的两大教训。另外一个问题是指挥系统应迅速统一授权给一线部队司令员,避免九龙治水。

3、四川地震的现场观察结果,证明最佳救援阵营是专业救援队伍做技术指导、消防部队提供器械、武警和军队出力并负责后勤,此三者必须捆绑在一起统一授权给现场指挥员。同时应尽最大限度开放媒体和志愿者进入现场,做灾情播报与监督。特别是最后一点,近9万人生命换来的殷鉴不远,有关当局请勿倒行逆施。

4、为什么担心军队救援的争功体制?一是会内耗,二是会导致都喜欢救容易出成果和被媒体宣传的地方,忽略难度大等性价比低的地方。解决的办法一是必须统一授权给各部队编制之外的司令员(映秀救援时授权给了警衔最高的上海消防部队总队长指挥各省消防,这个弊端很明显);二是开放媒体监督。

5、无可否认,军队救援的争功体制,本身和意识形态灌输一样,都是军队动员的动力源泉之一,存在某种合理性。但必须以现场统一指挥权与全面的媒体监督作为良性辅佐力量,以尽力保证救灾效果的最大化。

6、@吉四六: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有了。民师的女生宿舍,四个救援队来救,各不服气。
@石扉客:我在映秀就见到了四川和上海消防总队打了一架,为何教训总是不能吸取呢?这种内耗可恨可叹。

7、普通网友与民众能做的主要是两点,一是关注并传播灾情信息;二是寻找并联络可靠的慈善渠道。对于后者,在场媒体记者或者靠谱的公民记者或可留心寻找并统计一对一的慈善渠道。LOH近十年的经验证明,这种方式是民间最靠谱和最有效的。

8、地方卫视和省级党报,基本上都已经成为这个僵化体制的图腾了。青海卫视在玉树地震时的迟钝与颟顸,再次证明一个地方有无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传媒,是评判该地综合发展水准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个看法,薄书记和俞书记不知道会不会赞同。

9、@王天定:认为记者上玉树浪费资源者,要么不了解新闻的价值,要么就是怕政府不希望人看到的东西出现在媒体上。
@石扉客:令人费解的是,相当多媒体人也持这个观点。所以说媒体职业共同体意识,再过10年看能否破题。

10、记者要不要去一线报道地震,这个问题我认为现在已经没有讨论价值了。需要甄别的是相关的技术问题,派谁去(职业热情和软硬件条件是否都具备)?去哪里(未必玉树就是唯一的目的地)?去做什么(没有新闻和宣传之分只有说真话还是假话之分)?去了怎么做(遵循灾难报道基本伦理)?

11、汶川地震时,我在国内,的确没犹豫什么就去前线了;海地地震时,我在国外,压根没想过去现场,除了接近性上的考虑,更多的我承认那是个望而生畏的地方;玉树地震时,如果在国内我肯定会犹豫,因为我没把握能扛住高反和寒冷——好了,我想说的是:扪心自问,只有衷心钦佩和祝愿所有在玉树前线的同行们!

12、没必要去过多苛求温到玉树前线耗费了资源什么的。政府首脑亲临现场,犹如古时的御驾亲征,是官僚体制内最见效的常规动员机制之一(当然这种节奏也很重要,所以我赞同胡等先都不去)。话再说回来,倘若这次温不去,我相信一样会被骂死。

13、有了汶川地震冲破禁令的先例,这次玉树地震,几乎所有媒体话事人都没对真理部的再次禁令多犹豫一分钟,就直接派人上去了。无论如何,这是一种来之不易的进步。

14、真理部在汶川和玉树的第一时间里两次发出这种禁令,我理解未必就是深思熟虑的产物,更可能是长期作威作福以来的鹰爪式条件反射,看到地震、藏区、校舍等几个敏感词,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发了再说,因为发禁令肯定是政治正确的,不发就可能犯错误。

15、如青海***宣传部长吉狄马加关于不限制任何媒体采访的说法属实,那么此人值得致敬,他的综合质素远高于某些网友乃至媒体人。建议云山同志把位子让给他。

2010年4月17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