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政客

石按:这篇各位要么转走内容,要么直接看,记得别把链接贴到外面去,否则这个刚还魂的博客永无生还可能了。另,正文里面的**是系统自动生成的,抱歉。
“毕竟是政客”——《李鹏***日记》札记



这本日记不太可能是伪造的。

行文习惯、语气、身份、资料以及其他方面等,都非常符合关心政治的中国公众们在日常政治生活里所熟知的李鹏特征。

一个行文细节是,他提及戒严令出后,鲍彤在政改室赋诗托孤时,居然把“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写成了“曾为大梁客,死报信陵君”。这首诗很出名,秘书出身的鲍彤背错可能性很小,倒是很符合李的文化水准。

不少地方也能和其他史料印证:比如写到许家屯前来见他时的情形,和《许家屯回忆录》下卷里谈到的情况正好吻合;写到报告里指控赵紫阳勾结索罗斯基金会的情况,也和此前坊间传闻的情况十分吻合。

这是21年来唯一从体制内对方阵营里当事人角度爆出来的研究***资料。从技术角度和史料角度看,我个人是高度推崇李鹏***日记的。但目前网络流传的PDF扫描版,少数页面实在太不清晰。网友合力整理的GOOGLE文档版要好一些,但两者都没有照片,这是很可惜的地方。

愚以为,《关键时刻——李鹏***日记》应与《改革历程——赵紫阳录音整理稿》(又名《国家的囚徒》)对照起来读,再加上《广场上的共和国——封丛德***日记》这本,两个四川人和一个前四川省委书记从三重视角写的三本回忆录,庶几可看出些微真相。





看完李鹏***日记,大致就明白了为何2004年***婉拒了他的出版要求。这本日记把上自邓、杨等二代大佬,中自江、李瑞环、乔石、尉健行等三代长老,下自胡、温、李长春等四代***全部绑定了。而他自己,用日记里的原话来说不过是“一介书生、一个普通的***党员……”

日记里最常见的句式是:万里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指接到人大和中央两个内容不同的电报后选择继续访美);温家宝在重要时刻起到了关键作用(指中办拒绝拍发要万里提前回国的电报);阎明复“不知道怎么搞的”,出身于革命家庭而稀里糊涂站到了对立面(指同情***)。

李鹏***日记最核心的一句话,亦即他出书的主要目的,即是5月17日邓家开***会时,邓说的一句话:“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戒严是我的主意,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来打倒,我自己倒下来……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

第二个可看点是,日记中每个关键场合都非常详细地一一列举了各省大员、各部委大员们的表态。戒严令出来后,除了河南和广东外,其他各地大员们都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没任何问题。辽宁省长李长春表态比较最为积极:我来京路上就怕中央戒严受阻后往后退,现在放心了! 希望把讲话精神传达到地师级。

下面列举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表态:

戒严令下达后,河南省委书记杨忻宗、省长程维高表示对赵紫阳问题顾虑很大,希望中央将赵挽救过来;广东省长叶选平表示广东省委***拥护中央没什么问题,但广东情况复杂,可能在干群中波动较大;广东省委书记林若表示,担心改革开放政策会变,对港澳影响大。

上述表态当然与赵的河南籍贯与广东任职经历直接相关。也说明最高层权斗在涉及到地方大员时,党性之外,尚有一点香火情的空间。

中办主任温宝宝表示:拥护中央方针,拥护小平同志决定,坚守岗位努力工作,坚决完成中央交办任务;西藏区委书记胡涛涛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回去做工作,估计西藏问题不大。

副总理田纪云表示:他跟赵紫阳只是工作关系,调大批军队进京是否有必要;统战部长阎明复表示:事情经过他都清楚,约时间再谈;书记处书记芮杏文态度不够明朗,感到问题太大了;国务委员陈俊生表示:你介绍的情况很详细,主要情况都了解,我一定坚守岗位,做好工作。

上述四人特别是前三人都是坊间流传的亲赵派,表态可圈可点。阎最见性情,芮的态度日记表述语焉不详,芮的直接引语和李自己的观感混在一起。我们这个前总理的语文水准的确没超出民间社会的预判。

部委里两人表态有意思:

外交部长***表示:对中央决定没什么意见,传达后部里也没啥意见。只是提到,一不要冲突流血;二对外口径外交部不好办,最好国务院发言人出面谈一下。

体改委副主任贺光辉表示:个人支持中央,但下面有顾虑,希望实事求是,不要搞划线站队。

***是极其聪明的人,安替认为钱的表态潜台词是“谁屁股上有屎请自己擦”。至于体改委贺光辉的表态,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体改委是重灾区,贺只能硬着头皮和大老板讨价还价。按说这种场合应该是正职出面,查维基百科,此时的体改委主任居然是李鹏自己兼任!

最后抄两条和我这行有关的。

广电部长艾知生表示:这是一次严重***,与新闻界作用有关,与胡启立根据赵紫阳的意思在新闻界搞了几次对话有关。我们部一定以实际行动坚决贯彻中央有关决策!

艾如此表态,自然是因为他知道新闻界此次让李鹏极为不爽。

在6月5日的日记里李鹏感叹:广播和电视台在关键时刻都没有坚决站到党和政府这一边。今天中央电视台两位播音员一反常态,有意身着黑色服装,不知他们为谁吊丧(这是第一次从官方角度证实了著名的薛飞杜宪事件);

6月9日,李再发感叹:平暴之后中国新闻界却鸦雀无声,党和国家的最重要通讯社新华社在平暴后的三天内,没有发布任何外文稿,全世界突然听不到中国的声音。

看罢李鹏***日记这些表态部分,再联系21年来的政局现状,基本结论就是,表态最坚决最及时的,基本都进入了第三代(比如戏子、木匠和厨子)和第四代领导分赃集体(比如宝宝、涛涛、春春)。稍有犹豫或暧昧的,基本都淘汰干净了。

谁说我党赏罚不分明?




除上面谈到的政府官员外,涉及到老干部、人大和学界的表态,也非常有意思。

就国务院处理***的十条政策,李鹏日记中详细记录了征集学界表态的过程,录两个比较极致的表态例子:

社科院刘大年(年代史所所长、党员、人大***):这个“十条”文件对平息***非常重要。这场***超过“***”,首都这么混乱,损失这么大,为什么?第一条要坦诚地讲,自我批评。党的领导对党风、工作存在不少失误,腐败现象未消除。这些问题只有李鹏同志讲最合适,因为,这不是今年的事,是多少年来的事。一些学生希望党好,忧国忧民。这是这些多人卷进去的原因。要专门有一条讲怎么惩治腐败,使大多数人觉得有希望。

北京师范学院储亚平(党员、教授):很多一些学生已经变了,不是在反腐败、反官倒了,而是要打倒这个,打倒那个,还要打倒政府,打倒***党。像这些人还要一律不予追究?党政干部也去***,还为闹事的人出谋划策,也说既往不咎,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有人说什么不是政府算我们的帐,而是我们要算政府的账。现在不是民主,而是无政府状态。挑动闹事的畅通无阻,不能对他们手软。彭真讲话比较有理。找一些无职务的同志,出面揭露他们一下。

后面这个储亚平,和储安平之一字之差,不知道有何关系,更不知道是否还在今天的首都师范大学。

最后一个问题是,党如何搞定人大***会的?李鹏***日记第四章以及第五章,谈到了这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性环节:

先两封电报,再派江出面搞定万里;再按组织程序搞定党员副委员长;然后孤立分化瓦解持不同意见的非党副委员长。最后请“威信极高”的老委员长彭真携“中顾委老同志的意见”出马,给人大***们做语重心长杀气腾腾的法制报告。

这个环节值得细读,纯技术。




我个人认为,网络传播讨论李鹏***日记,应该是一件政治上相当安全的事情。如果连党国领导人的著作都不让学习了,还有王法吗?如果哪位因此事遭到意外,请《老妈蹄花》最佳男配角浦志强律师出马诉诸王法。

如果真的诉诸王法,建议浦申请法庭传李鹏作证,因为有人还在怀疑此书乃伪作。

不过我想这个问题不用多担心,据传美联社已经向国新办发出正式询问,我们可以坐等结果。

至于在香港出版此书的目的,比较靠谱的判断是,李鹏知来日无多,自不愿一人独背黑锅,把屎搅匀了,大家都沾一点。如此,自己晚年及死后的历史功过乃至子女问题等被清算的概率会小一些。

最后说回赵李两书的对比。

艾未未在推特上评价赵、李两书说:李书史料占上风,较清晰有料。我想此与两者写作环境有极大关系。据杜导正在《赵紫阳还说了什么》一书中的回忆, 赵的录音全凭记忆,中办不肯借任何资料,甚至一次想派自己的坐车送杜导正回家,司机都敢称病,奈何!

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有杜导正作序,鲍彤写导言,更有麦克法夸尔做极其牛逼的代后记,三篇都是掷地有声的沧桑文字;

李鹏***日记,前言是自己写的,后记也是自己写的。气急败坏的五章文字中,记错了的一句诗“死报信陵君”,也无人帮他改过来。可见再无耻的人也唯恐和李一起背上这个黑锅,连李办的秘书都怕脏手。

忍不住和各位再次分享哈佛大学教授、前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麦克法夸尔为赵紫阳《改革历程》写的代后记最后一段文字:

如今的中国,赵紫阳是不允许存在的。到了不再偏执的未来,也许他将进入华夏先烈之列——他们为国效力,功勋卓著,但不见容于最高统治者。当他们腐败的政敌早已灰飞烟灭的时候,他们的英名将久远长存,受人敬仰。

谁说老天无公道呢?

2010年6月7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