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补遗录之一:我的老师们

老头儿的《蹉跎坡旧梦》已经快杀青了,马上就要写到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嘱每人写篇回忆录,这个照例要列入文债,但现在已经到了拖无可拖的地步,惭愧惭愧,先从这个假期开始补遗吧。这篇先把教师节发的几条推特整合进来,从老师写起。
含我这个前教师之内,我家一门四个教师,再加上正在做教师的太太和曾经做过教师的哥哥与姐夫,那就是一门七教师了。些许感慨,慢慢道来。

语文教师李建洋

200572239358000.jpg
(这张照片系从浏阳一中名师网上找来)


对一个教师来说,趋炎附势,大致是最坏的品格了;唯利是图,次之;性格古怪,也对孩子伤害极大。做一个正派的不势利的老师,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也是相当难得的。

这辈子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是我的中学语文教师李建洋先生。李先生教了我三年语文,言传身教的核心乃两个字:正派。

李建洋先生从没因哪位学生的家境贫富、长相丑俊、成绩优劣、偏科与否乃至父母的工作单位是什么,而对之有何不同。我爱上古典文学,盖因那时他送我一本宋词选。

李先生其实并没受到过正规的科班教育,也是半道出家,边生产边自学。多年以后我回忆,这种始终接着地气的路径,一方面并没庸俗化他的处事方针,另一方面对他谦和低调正派的风格,产生着相当大影响。

李先生个子不高,经典装扮是一套灰色卡机布中山装,日常爱好是打乒乓球和拉二胡。我也好打乒乓球,对音乐却完全不感冒。很多次在他房间里听他拉江河水,先生多次叹息我不通音律,会有很大损失。

几个细节对我影响极深。

一是1988年的夏天,时值河殇热播,他每天利用自习时间跑到教室里来,给我们念刊登在中国青年报上的解说词。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争论片未尝没有可议之处,但启蒙二字,自此烙入一干少年的心中。

二是他每次上课,总会带一个小黑板,上面预先板书好了一篇古文或者一首诗,到讲课途中会突然拿出来挂在大黑板上,穿插讲授。这种讲课方式,类似现在多媒体教学中的PPT,只不过后者多半是为了偷懒,前者是要教师贴出自己课余的时间来精心准备。

三是和我们这群新生见面的第一天,也就是第一节课上,他的第一个动作便是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自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这个细节对我影响极深,在我后来四五年的资深助教生涯里,每次到一个新班级上课,我也总是照样克隆。

2009年夏天,我回到故乡,见到了阔别二十年的李建洋先生。他已经调到浏阳一中任教,还住在一栋老宿舍楼里,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从书房里走出来,招呼我们吃西瓜。很奇怪,20年来,容颜依旧,岁月放佛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刻痕。

临出门时,我送给先生一块从德国带回来的柏林墙。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不多见的好人那[color:Cv-16C0033]Color[/color]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