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一只网评猿(2009)

鎱曞凹榛戠殑绔為€夌尓澶確convert_20100126045310

(上图摄于2009大选前的慕尼黑街头。本文系2009年6月刊于南都周刊记者生涯专栏,链接系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7956_0.shtml)

感谢黄阿狗,给我发来一个有趣的QQ群链接:
http://qun.qq.com/air/#62161719/bbs

这个链接是一个名为“关于衡阳舆情”的衡阳网评员社区。发帖时间大致在2008年9、10两个月,这个群此后估计搬到新地方去了,留下此可圈可点的遗址没来得及清理。

根据发帖内容看,这只网评员队伍的工作宗旨是“捍卫衡阳形象,维护衡阳社会稳定”,工作重心是“批驳影响衡阳形象的不实报道,正面引导重大突发事件时的社会情绪”,工作阵地是各大新闻网站和社区,特别是强国论坛、红网等社区,并强调“要特别注意搜索‘衡阳’二字”。

这个网评员队伍的管理者ID叫“大隐”,古人是大隐隐于市,看来他是隐于网评员中。这支队伍遍布衡阳各县区和文宣系统单位,人数不详,但有一支由20个人组成的各地小组负责人归其领导,责权利明确,每个发帖任务分解落实到人。

平心而论,这个叫大隐的网评员管理者很是尽职尽责。基层网评员们水准自然参差不齐,大隐总是进行苦口婆心的辅导。他甚至一一列举出正反两方面的网评示范贴让大家组织学习,如那些“鼓舞人心、激人奋进”的是好网评帖子,那些“增加网民们的不满情绪,降低党和政府威信”的是不合格的帖子。

当然对于一些情况复杂的新闻,比如“交警查县委书记座驾遭殴”之类,他也承认“这样的事,确实不好评论,稍有不慎,就可能招致网民的攻击。”因此要求网评员开动脑筋,“想办法换个角度来引导网络情绪”。

他还要求网评员们多关心国家大事,提高技术水准,尽量避免用官方口气,如他提出“网络有网络的规律,网评,是写给网民看的”,因此特别要注意“应该以普通网民的语气来写,要让网民喜闻乐见,不要让人产生反感。”这些看上去就和“三贴近”很相似了,完全符合传播学规律,也相当内行。

他甚至警告大家不要发“凑数的帖子”,特别提出如果把精力放在评论那些花花草草之类的生活琐事上,将“一律不计算工作量”。

分析大隐发布的各类通知和注意事项,会发现一个最重要的基本规律是:当地一把手视线所及,往往就是网评员们战斗的重点阵地所在。如一则通知里指出,“张书记非常关注强国论坛,请大家积极注册发帖!”。

另一则紧急通知则指出“明天上午10点,市委书记将作客红网直播室(湖南唯一省级官方网站),与网友在线交流解放思想心得,畅谈在继续解放思想的今天,衡阳将怎样把南岳衡山打造成世界级的名片,怎样抓住珠三角产业转移的机遇,使得衡阳发展成为湖南通向粤港澳的湘南重镇。” 据此,他要求网评员同志们“精心起草向市委书记的提问,并登陆直播帖参与舆论引导工作。”

而在当地文宣系统发起的解放思想大讨论里,大隐通知网评员队伍:“市委领导非常关注发帖情况,《衡阳日报》将报道此次集中发帖的情况,请网评员积极配合!”

为了这个紧急任务,大隐要求网评员尽量多注册新的ID,“需要多少ID就注册多少,ID名字形式越多越好”,好玩的是,他甚至要求大家为这些名目繁多的ID设置共享密码,以便提高发帖效率。这当然是为了营造四方网民积极参政议政的盛况,但这种应急办法也让人有点担心,到计算工作量时怎么区分清楚呢?

你看,书记关心的是发帖情况,党报准备报道的也是发帖情况,网评员们要加班加点配合的也是发帖情况。从这个例子里不难发现,包括作为一把手的书记、作为党报的传统媒体和作为网评员们的集中发帖者,就更像是三位一体的合作关系,而合作的共同标的,则指向“发帖情况”。

当地一把手和网评员之间的这种关系,很难判定是官僚体系里简单的拍马技术。似乎更像是一种互利的合作,前者获得虚拟领域里和现实生活中同样“和谐”的管治感受,后者则获得被领导肯定和赞扬的工作实绩。这种关系似乎更像是一种“合作性互骗”。这种互骗关系,既沿袭了传统的文宣套路,又吸收了所谓网络民意的技术要领,其精微之处还有很多,颇值得研究。

不止是基层政府,按照展江教授的研究,高层现在也已经越来越倾向把网络作为直接信息管道。如温家宝总理在接受CNN采访时,尽管他没有直接回答对方问他喜欢上哪些网站的问题,但很肯定的说明自己经常上网浏览信息,特别注意网民的反馈。从这点也能看出,高层的这种网络管治观,和前述基层官吏如衡阳的张书记和大隐们的“合作性互骗”稍有不同。

这些其实不奇怪,在信息越来越自由流通的网络时代,越来越多的信息管治者明白,沿袭传统的管治手段,肯定是刻舟求剑。另外一方面,和包括党报、内参等在内的传统信息管道比较,相对接近真实层面的,也就是网络民意了。

新加坡学者郑永年教授前不久警告,目前中国社会特别是基层社会的一大危机即是基本社会信任的解体。我想如果网络民意也仅仅是合作性互骗的产物,距离社会信任的解体,也许就真的不远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