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观察(4)“看来薄书记帐下无人了”

27865390.jpg
(左为王立军,右为周京平。提醒周处一下,身为高级警官,在领导面前再紧张也不应该把警号和胸徽互换位置——貌似这已经违反公安部警察内务条令。)
周
(周处果然长得很精神,很提气)
三
(老百姓看来都很爱戴周处)


1、这个新闻有意思,链接见http://news.qq.com/a/20100126/000918.htm;

2、除了老大,很少有一个中层干部会出来巴巴地接受正面推介。这是体制内的潜规则“老大定律”所决定的。像周里京,哦,不对,是周京平,这样的部委挂职干部,如果没有公安部和重庆市局的双重许可,这样的稿子门都没有;

3、不管周里京……妈的,怎么老打错……周京平是不是奉命被采访,这篇稿子传达的重点是两个;

4、一是重庆打黑是冇得办法,不是书记要打,换谁都要打,周处长措辞很有意思,特别强调是个人看法——“作为我本人来讲完全支持重庆打黑。我此前对重庆的情况了解不深,来重庆接触以后,发现重庆打黑确实是形势所迫,不打难以平民愤,难以维持一个祥和稳定的社会治安秩序。比如黄赌毒的问题、涉枪、涉暴案件如此频发,换谁也要打,无非就是决策的坚决程度,执行者的智慧、勇气以及打击力度的区别。”

5、二是宣传局座英明,形象高大,试看以下问答:

记:您和王立军接触的机会多吗?生活中的他是不是也很严肃?

周:我和王局会上见的时候多些,单独交代任务的时候也有。我认为现在大家看见的都是他刚性干练强势的一面,其实他也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感情丰富的人。我亲眼见他在募集英烈基金大会上动容,哽咽落泪,我见过他无微不至地关心教导他带的研究生,我听过他对一名干警因为母亲生病,加班后违反规定公车私用开警车回家探母尽孝心面临处罚时的理解和宽容,我认为他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6、一看新闻,貌似新华网;细看稿源,原来出自《中华儿女》。什么时候李尔亮也学会到首席喉舌网洗稿了?我原来以为这只是商业门户网站编辑们做的事儿……

7、周处去年9月就已到任,现在才突然放声力挺,平台还总是看不到一线主流喉舌。这个调调,很像上次中政委宣教室主任写私人博客来挺打黑。

8、正色对周处说一句,你的前任上司们,部长助理和经侦局长不都是刚被打下去的黑社会么?你这个经侦局处长还这么高调,让媒体来吹捧自己是空降重庆打黑。你难道就不脸红吗?

9、真不脸红?佩服,您真的够黑。

10、为薄书记忧心忡忡,您帐下看来真的没人啊……

11、感谢一位朋友补充以下这条未经证实的信息:“此新闻原始出处系《中华儿女》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链接系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64387/10841443.html记者梁伟,是中华儿女的。汤伟,应该是重庆时报跑公安口的。 所以我估计,这个事应该是重庆警方出面,找重庆时报写个稿, 然后找中华儿女这个不太显眼的体制内媒体发……”

12、刚过去看了一下,上述这个链接原来发布的第一张照片,即周处和王局的警服乌龙照,已经删去。看来周处知错善改,动作很快……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王局的这根皮带什么牌子的?

王局腰很细,身材八错

No title

玫瑰好色啊!我刚发现周处内务条令没学好,胸牌和警号都戴反了

No title

眼光毒辣 一针见血

No title

邱靖:李庄妥协了,我能理解。

2010-02-02 11:20

今日上午9:30分,北京律师李庄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案二审,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开庭后,李庄在法庭上陈述上诉理由时说:“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我撤回上诉理由,我先前的上诉理由作废。”

刚看到网易这段消息时,我几乎有种窒息的感觉。龚刚模案还没开庭李庄就被捕,伪证罪可以发生的条件都不具备,何来伪证?李庄的个人作风和是否构成伪证罪没有任何因果联系。但是现在李庄认了,我忽然感到莫名的悲哀。

两周前,消息称张思之老先生将出山为李庄辩二审,消息一出,大家既激动又担心又感到莫名的悲凉。张思之是中国律师界的泰斗,三十年前受中央指派为江青反革命集团、林彪反革命集团辩护。张思之事实上就是改革开放之初,司法程序重建、法制重新开启的一个标杆。如果张老先生二审出师不利,那么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法制,始于张思之,终于张思之,岂不是成了对中国人天大的讽刺?

我不知道李庄的妥协是向渝督交投名状了,还是幕后各方博弈后的一个折中?我当然希望是后者,因为现在妥协,中间的缓冲还在,渝督获得了台阶,律师们不至于全军覆没,中央也舒口气不折腾,或许成为一个转折点也为可知。至少中国的法制不至于因为此役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摊牌来的太早也不好。既然不摊牌,那么还有调整转圜的余地。纵然李庄妥协的原因是前者,我也可以理解,因为他有妥协的权利。谁也没有资格要求李庄非得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作豪赌,为司法公正作炮灰,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绑架李庄的意志。既然这么多人作壁上观甚至拍手叫好,凭什么要李庄继续在二审破釜沉舟呢?

然而每次这种泼天大案都没法切实按刑诉程序、刑律法理办理,代之以各种势力的博弈和领导批示,最后牺牲弱势的个人和群体,终究不是了局。这不是李庄的悲哀,是中国司法的悲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