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佳案造谣者归来(2009)

鑻忓窞鍥句功棣哶convert_20100127091244
笔记本
(上图系郏啸寅为杨佳案上网发帖的苏州市图书馆网吧。下图系发帖肇祸后,郏父在家万分焦灼打听情况时的记事本。本文刊发于2009年7月南都周刊,见报链接见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8207_0.shtml

杨佳案“造谣者”归来

报道发表后,才有机会面对面见到报道中的核心人物,对一个记者来说,这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如果事后见到的真人和你此前在报道中描述的对象有不小的偏差,那更会有一种让人沮丧的感觉。一年前我采写《杨佳案“造谣者”郏啸寅》这篇报道时,就碰到了这种情况。我赶到苏州郏家时,这个在杨佳案发后第二天发帖说杨袭警动机是被警察殴伤生殖器的苏州青年,早已经和杨佳一起被羁押在上海市看守所数月之久。

  那次采访中我最大的苦恼,是没有人能准确描绘出他的性格特征,更没有人知道他在网络上介入到杨佳案中的前因后果。这个在出事前本就悄无声息的23岁高职毕业生,在出事后更陷入了一个悄无声息的暗场。

  报道中最后呈现出来的杨佳案“造谣者”郏啸寅,是一个从各方信息源拼凑到一起的面目模糊的形象,是个沉浸在网络世界里不能自拔,不小心犯了错的脆弱的孩子(在我看来这仅仅是错,而不是罪)。而当时我最大的担心,是怕这次牢狱之灾彻底毁了这个孩子的未来。这种猝然而至的打击,通常会导致两种人格变异,或者是彻底的愤怒和偏激,或者是彻底的自闭和抑郁。

  这种担心一直持续到报道在9月发表后的10月,那是义务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成功介入到这个案件里来时。律师是我的朋友张培鸿,从看守所会见出来后,培鸿很欣慰地告诉我,郏啸寅的状况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乐观,情绪镇定而思路清晰,对周遭形势的判断也很准确。

  此后是漫长的等待,忽而有消息说年底就要放人,忽而又有消息说暂时放不了。郏的父母更是接到警方电话, 叮嘱最近在家里等消息。大家都明白在法律意义上警方已很难坐实郏啸寅的罪名,所以不过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案的问题,接下来的共同担心则是包括律师和媒体在内的外界,如何小心翼翼地介入此案,方不至于招致警方猛烈反弹,从而累及郏本人。

  好消息终于在2009年1月13日传来,警方通知郏家去上海领人。这次释放在意料之中,但意料之外的是这并不是无罪释放,而是加了个为期一年的取保候审期限。让培鸿恼怒的是,郏被保释这天,甚至连身为律师的他都不知情。在郏父记事本上的记录表明,警方要求郏的父母写下保证书,“不向任何人谈及此事,包括夫妻双方亲属。”这意味着如果接受媒体采访,可能会带来风险。

  听到电话里郏母紧张的声音,我放弃了再写一篇杨佳案“造谣者”回家的计划。直到风头过后的2009年春节,我才在郏家见到了我的采访对象。这个想象中的小伙子,完全颠覆了我采写报道时的综合感受,和培鸿的描述差不多,这的确是个价值观坚定、思路清晰的年轻人,并不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网虫,也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八零后。他对时事有自己的准确判断,也清楚自己的现实处境,也有对未来的设想。

  最让我欣慰的是,我没看到六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在他身上所施加的影响,他没有想象中受害者的愤怒和偏激,更不显萎靡和颓唐。他很冷静地讲述看守所期间的经历,如何被层层提审,在开始的几个月如何和重刑犯羁押在一起,到最后几个月又如何和外籍犯人关在一起,甚至成为管理他们的监仓小组长。回忆他承受的可能要判重刑的压力,和背着十几条人命的杀人犯背靠背睡在一起的恐惧,以及最后终于见到律师并准确判断出律师是自己人的开心。

  只有在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大胆刁民”(他的ID)肇事之由,并不是发主帖,而不过是在他做版主的各类帖子里发了一些跟帖。他感叹网络监控技术的天罗地网,他在网上的每一个痕迹,每一句话,包括每一次聊天记录都被找到并打印出来厚厚的一摞。

  在描述这一切的时候,这个细心的小伙子小心翼翼地支开父母,他不想老人知道这些后更担心。让人刮目相看的是,他还知道从监狱里允许收看的电视新闻里分析出乐观元素,对自己的处境有从容的判断和设想。“我那时看了报道的几个诽谤案,知道自己性质和他们一样,按照法律一定不可能判刑。”他笑称也做好了最坏后果出现时的对策,“如果万一判刑了,我一定会起诉聚友网。”他说这个想法也是从网络上收集的资料和经验所致,因为聚友网的老板是国际媒体大亨,只有告他才会引来更多关注。

  他最终获得完全的自由是上个月22日,恰在杨佳案事发一周年的8天前。这一天,他终于拿到了取保候审期满正式释放的决定书,警方的最终结论是该案“情节轻微,不予处理”。

  而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也恰是一年前他被批准逮捕的日子,去年今日的7月13日。对公众来说,杨佳案早已淡出视线,时过境迁之后,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记得这个因在聚友网发帖被抓进看守所的小伙子?

  我在想,如果条件许可,我想他其实会是个很好的网络新闻编辑,再不济也是个尽职尽责的网管。但这个被羁押了整整190天,做了一年噩梦后终于醒来的“大胆刁民”,至今无业,只能整天呆在家里。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一年的经历也给他的人生打下了什么样的烙印。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