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子”打黑

局长
条子

(本文发刊发于2009年11月《南都周刊》


“条子”打黑

此番重庆唱红打黑,万众瞩目,众说纷纭。其波密云诡之处,颇有令人有一唱三叹之感。我不由得想起3年前采访过的一起与打黑有关的旧案。

该案案发地是豫南某县,虽是个小小县城,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古城,《左传》里“郑伯克段于鄢”里面的“鄢”就是在这里。

其时我在某中央媒体扛活,接到该案线人的电话后就赶到现场,与之悄悄取得联系后就潜伏下来。线人是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四个警察,其中一个是副大队长,另外三个是大队副手下的探长。

该案案情并不复杂,2004年该地公安局组织了一次打黑,大队副和他的三个手下在打黑行动中抓获了嫌犯曹某。不料到该年9月,这四个警察突然被当地县检察院立案侦查,案由是涉嫌在讯问中对曹某刑讯逼供。大队副的两名手下随即被刑拘,他自己和另外一名警察也被传唤数次。一年后,这两名被刑拘的警察被判刑讯逼供罪名成立,但因“情节轻微,免于刑事处罚”。

有意思的是,庭审中,四名警察均称自己无辜,是依法打黑却被黑社会勾结保护伞报复。这几名警察反过来指控检察院以“涉嫌刑讯逼供”为由侦查该案时,曾对他们刑讯逼供。

这个并不复杂的案情,缠绕的核心即在两个“刑讯逼供”上:一是警察打黑时有无刑讯逼供,二是检察院查办警察时有无刑讯逼供。

关于前者,调查起来并没多大难度,鉴定结论和入监体检笔录都证实曹某双手确有伤痕,不过是说法不一而已。按检察院案卷里的口供,曹某是被几个警察用一根铁棍倒吊起来,施以当地被称为“烤全羊”的酷刑。按照几个警察的说法,那是给曹某戴铐时对方挣扎拒捕而造成的。

说实话,以我的经验,这类案子很难说警察完全没有责任。但几个当事警察都觉十分憋屈。陪同我们前去刑警大队采访的县真理部副部长,被一个当事警察当做县委领导,十分激动地哭诉了一番。这位副部长也和我们一样好奇于事实真相,最后憋不住悄悄去问刑警大队一位领导,手下到底有没有对曹某动手。那个领导是副部长的同学,自然也不瞒他,情绪激动地说:“要说一点点手都没动,那不可能!要像检察院说的那样,那也不中!”

前者事情基本很清楚了,现在的问题是后者。我发现几个警察哭诉的所谓被检察院刑讯逼供,当然并不是也被检察院“烤全羊”了,主要是指被超级羁押,即其中两个警察被检察院传唤时在审讯室里呆了50余个小时,远超出传唤的法定最长时间12个小时。

这个问题上检察长很委屈,说他们在12小时内去公安局办刑拘证时(按刑诉法规定,检察院可做出拘留决定,刑拘执行权在公安局),公安局故意拖延了2天,还打了个“情况说明”的条子表示“由此造成的超时责任,由公安局自负”。

我又去问这个打条子的局长,局长承认打条子是缓兵之计,因为“实在不想让自己的人进拘留所”,至于条子里面承诺的责任自负,他笑眯眯地说:“我不让你拘留你就不拘留?我说的话不代表法律啊,任何人都不能以言代法嘛!”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只要没造成恶性后果(如当事人重伤或死亡等),一般轻微的刑讯逼供案件,基本都是常见的小CASE,在司法实务中被查办的可能性极低。很奇怪这四个警察怎么就会如此倒霉?若说当地检察机关明察秋毫,执法如山,似乎又有点把自己装外宾。这个问题上,局长和检察长都微笑不语,“不好说太细”。

谜底在临走前的饭局上揭开了。当地政法委书记为了说服我们放弃对该案的报道,暗示我此案他们是接到高层批示,必须查处那几个警察。我表示不信,区区一个被铐伤的嫌犯,几个连股级都算不上的小警察,怎么会进入如此高级别领导的视野呢?

书记急了,当场让秘书拿来批示复印件。我定睛一看,始知不假。原来此事是通过某央媒转送纪委渠道,最后到达这位中央领导案头。该批件上的确有这位大领导的批示,云要立即查处如何如何。批件上明晃晃地盖着“XX同志办公室第XX号批示”的长方形戳。

我心里暗叹开眼了,做了这么多年司法报道,还是第一次看到常委级的批示“真身”,原来和正经下发的红头文件一样,还有带文号的戳。这也是一张条子啊,不过是含金量十足的大条子。

该案最终还是没能扳过来,二审维持了原判。当事警察虽然不用坐牢,但公职是肯定没有了,于是进入了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记得最后打给我的一个电话里,他们描述自己去上访时,因为总是一副气宇轩昂的警察气质,常常被其他上访的人当做是来解决问题的干部团团围住,颇令他们心酸。

一晃几年过去了,该案想必早已经尘埃落定。这个打黑与被黑打,其实打的不是黑,打打黑的也不是黑。是条子,小条子背后的大条子。我想他们其实心里也知道,无论是诉讼还是上访,问题根本解决不了,除非他们也拿到了更大的条子。

参考阅读:
CCTV新闻频道《条子》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政治目的


目的是明确的,那就是:打出民心,扩大影响,为竞争下一届中央核心领导做准备。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薄熙来有这样的理想抱负,有这样的惊人之举,恰好说明他是一个健康的政治家。本文就薄如何实现其政治目的谈点自己的看法。

一 薄熙来其人

薄熙来,1949年7月生,山西定襄人。其父薄一波曾经主持全国“三反”运动,查处贪污分子120多万人。“文化大革命”中,薄一波被打成叛徒,其妻胡明被迫害致死,子女七人入狱的入狱(薄熙来入狱五年),下乡的下乡。1978年,薄熙来考上北大历史系,毕业后在中央办公厅工作。1984~2004年远赴辽宁工作,历任金县县委书记、大连市长、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长。2004~2007年任商务部部长。2007年12月任重庆市委书记。

薄熙来的首任妻子是原北京市委书记李雪峰的女儿李丹宇,后因感情不合,薄提出离婚,李丹宇拒不同意。这场离婚拉锯战持续四年之久,弄得京城圈子内尽人皆知。离婚后,李丹宇把他俩的孩子望知改姓了李。薄熙来的第二任妻子谷开来是原总政治部副主任谷景生将军之女,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所长,著有《我为马俊仁当律师》、《胜诉在美国》。薄熙来大儿子李望知已经美国留学归来,小儿子薄瓜瓜仍在英国留学。

二 形势分析

从目前政治局25人排位顺序看,薄熙来排在最后。按照邓小平留下的规矩,超过65岁不进政治局常委,现在这些人到十八大时符合年龄条件的正好九人,即李克强、汪洋、习近平、李源潮、薄熙来、王岐山、刘云山、张高丽、张德江。不出意外的话,薄进下届政治局常委是铁定的,但要竞争最高领袖,难度相当之大。

三 竞争策略

薄熙来属于中国官场的另类,个性张扬,敢说能讲,颇具西方政治家的风采,吴伯雄称之为“大陆的马英九”。中国如果搞竞选,薄优势明显。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给薄创造了绝好机会。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此次全会有两大亮点:一是加速推进党内民主,二是加强反腐倡廉。薄应该牢牢把握好这次机会,出奇制胜。

(1)在党内民主方面要有大的突破。民主的核心是民主选举,其实质就是竞选。薄可以在重庆所辖县区试行党委书记竞选制,先试点,再全面铺开。由谷开来及其律师界的朋友们共同制订一套科学的竞选办法,广泛征求意见,使之成为地方性党规。然后借助胡温及元老派的影响力,给各省施压,争取在全国普遍推行党委书记竞选制。一旦成气候,十八大总书记一职也实行竞选制,那么薄定将所向披靡,一举成功。

(2)在反腐倡廉方面要有大的突破。将打黑战果提升到制度反腐的高度。可以借鉴新加坡等国的经验,由谷开来主持制订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借鉴其强劲对手汪洋在广东的做法:鼓励媒体挑党和政府的毛病、揭官员的短,加强舆论监督。撤消纪委,改党内反腐为司法反腐。所有腐败案件由检察院负责受理,公安负责侦查,法院负责审判,三者互相监督,相互制约。所有腐败案件从受理、立案调查到结案统一实行电子化管理,建立首问负责、限时办结和责任追究制度,无论司法办案中牵扯出来的还是媒体披露出来的或者是群众举报的腐败案件都要做到件件有落实。只要每案必查,每贪必抓,腐败怎么不绝?

(3)在改善民生方面要有大的突破。改善民生的关键是就业。可以参照本人《充分就业的个县模型》一文,先试点,再铺开,最终实现整个重庆市的充分就业。这可是薄的看家本领啊!薄主政大连时,曾宣称“只要是不挑剔工作,人人都有工作做”。人人有工资,月月有工资,家家户户大把大把的存款,谁不高兴?谁不拥护?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

四 成败关键

薄熙来从政二十多年,虽说政绩不菲,但也饱受争议。例如,在大连大面积种草、建那么多广场、街头高树江泽民画像,上任省长后数番率几千官员天南海北大招商,有人认为这是“作秀”,有点哗众取宠。再如,在大连老是要机关工作人员加班,不仅有悖情理,还有低效率之嫌;到重庆后成天要大家唱红歌,能让人唱得钱包鼓鼓吗?有人认为这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有点随心所欲。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或没人知道有)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给人的感觉好像“东一榔头,西一斧子”,跟街头卖艺一样,仅仅表演给人看的。

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必定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不管做什么都紧紧围绕这一思想体系,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这就是薄成败之关键。所以,薄应该对自己六十年的人生经历和二十多年的从政经验认真地分析、总结和整理,并结合当前国内国际形势,尽快形成一套完整的“薄熙来思想体系”,或叫“薄熙来施政纲领”,然后广泛地宣传,让全中国乃至世界人民都能了解和理解。形势如水,易消易涨,失道则消,得道则涨。就薄本人而言,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影响他人,既要深入基层,让普通民众了解、理解自己的思想体系,争取更多民众接受自己的思想体系,拥护自己;又要加强与党内领导同志们的沟通和交流,让所有党员了解、理解自己的思想体系,争取更多的党员接受自己的思想体系,拥护自己。如此必胜。

以上仅供薄及其支持者参考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