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境下的“柏林墙倒塌二十年”(钱钢)

鍕冨叞鐧荤邯蹇甸閲岀殑鏌忔灄澧檁convert_20100130131133
特写
(勃兰特纪念馆里的单体柏林墙特写,2009年7月摄于吕贝克)

中國語境下的“柏林墻倒塌二十年”


敏感符號與傳播力度

“柏林墻”是一個政治符號。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德國柏林墻的倒塌,被公認是冷戰終結、蘇聯與東歐陣營解體的標志。對中共,這是敏感符號,牽涉“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誰勝誰負”的問題。二〇〇九年是柏林墻倒塌20周年,與建國六十周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等一樣,是本年度敏感話題。
然而和六四等話題不同的是,“柏林墻倒塌”在媒體上很難被徹底禁絕。中宣部給各媒體下達的指令是:“不要炒作”(大意)。因為國際紀念活動無可屏蔽,“統一”的話題卻為中國所需,而二十年來的經濟發展,也使中共確信找到了和蘇聯、東歐國家不同的成功模式,“柏林墻”話題并非不能做成有利于己的文章。在這種語境下,中國傳媒的“柏林墻倒塌二十年”報道,呈現復雜景觀。
筆者觀察了二〇〇九年十月一日至十一月三十日(以下簡稱“觀察時段”)內地媒體的報道,將標題出現“柏林墻”三字的文章數量,作為傳播強度指標。附圖顯示通過百度檢索的各大門戶網站的狀況,從中可見,不同媒體力度懸殊。中央級黨媒體人民網和新華網處于低位,而商業網站騰訊網和網易網強度居高,其中網易的傳播強度,是新華網的四倍多。
未命名


黨媒體對“柏林墻倒塌二十年”的報道,有三種情形。其一,閉口不談。在觀察時段,人民日報上完全沒有“柏林墻”三字。其二,主要報道德國的紀念活動,報道兩德“統一”的故事。其三,“添加”一點對西方的批評,如批評柏林墻倒塌后北約的東擴。這些報道,絕口不談前社會主義國家的制度教訓,而這正是富有進取心的市場化媒體力圖突破之點。

筆鋒直指極權主義

由于資訊封閉,仍有許多中國人對一九八九年東歐劇變知之不詳。還原真相,是內地一些媒體努力的目標。《中國新聞周刊》的記者采訪了曾守衛過柏林墻的前東德老兵,記述了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在“推倒柏林牆!”“打倒牆!”的口號聲中,“數十萬人一眨眼工夫居然把延綿數十裡的柏林牆推倒了”的場景。《新民周刊》刊登了柏林國際新聞學院原院長彼得•普呂費特(Peter Pruefert)的文章《那一夜,人們湧往西柏林》。《經濟觀察報》刊載清華大學教授秦暉的八千字長文《還有多少牆需要拆掉?》,對歷史作了詳細梳理。《國際先驅導報》記者“尋訪數位親身經歷東歐劇變的中國人,請他們回首往事,告知事實”,寫成《一九八九,東歐到底發生了什么?》。這份由官方新華社主辦的報紙,小心翼翼避開政治話題,但仍然如實描述“十一月九日,長達一百六十多公里的柏林牆一夜之間轟然倒塌,東西德合併。年末圣誕節期間,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被亂槍射殺。此後,執政四十多年的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以及南斯拉夫的共產黨也相繼失去政權。總面積一百一十萬平方公里、總人口一點二億的八個東歐國家倒向西方……”
廣州《南方周末》歷來敢言,也備受管束。他們在九月已開始策劃柏林墻選題,計劃派記者赴德國,報道的重點包括追尋前東德共產黨內部的故事,但未獲準。記者轉而在北京采訪德國人士,寫出《柏林:不再有圍牆的日子》等系列文章。《南都周刊》比《南方周末》啟動更早,成功派記者赴德,寫成《艾波曼:東德最著名反對派》、《前東德邊防軍上校:推到柏林牆時並不興奮》等聚焦人物命運的報道。該周刊還同時發表評論《柏林牆為何一夜倒塌》,指“翻越柏林牆”是“爭取自由的象徵”,“在這場爭取自由的過程中,共有五千多人逃離成功,三千多人被捕,二百三十九人被槍殺。”
鳳凰網的專題在各媒體的柏林墻報道中最有分量。該網使用文字、圖片、視頻等多種傳播手段,集納各媒體的報道和言論,對柏林墻倒塌的歷史做了完整呈現和解析(http://news.ifeng.com/world/special/bolinqiangdaota20/)。例如專題報道的一章《柏林墻下東德人的生活》,從“政治沒自由”、“人民收入低”、“集體管制嚴格”等各側面回答“二十八年里,東德怎么樣?人們為何要逃?”。專題的結語,鋒芒直指極權主義:“官方意識形態的這張巨網,就是要把各級國家機關、黨組織、社會科學界、大眾傳媒……統統納入其內,它的最高也是唯一的使命,就是將自己扮成一條美麗、光彩的花邊,幫助掩蓋日趨嚴重的問題,飾以穩定、成功和進步的假相。”
內地傳媒對“柏林墻倒塌二十周年”有許多點穴的評論。《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的社論說:“柏林牆之邪惡,不是因為它象徵著價值觀衝突,而是因為它象徵著政府對待人民之價值分歧的粗暴方式……它是一扇鐵窗,昭示著這整個國家就是一個牢籠”(《拆除“柏林牆”式鐵窗 警惕“無籬笆”式幻想》,十一月十日);廣州《時代周報》指:“牆的倒塌,既標誌著東西方冷戰的終結,也意味著生命、自由和人性尊嚴等價值的回歸”(《柏林牆,一段痛徹心扉的集體記憶》,十月三十日);《南方都市報》十一月九日的社論《期待一個沒有牆的世界》寫道:“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小的努力,推翻所有不該有的牆——— 無論是虛擬的,還是實體的,無論是政治的,還是心靈的——— 就是我們對柏林牆倒塌最好的紀念。”

“墻”/“推墻”的話語衍生

在傳媒受控、言論不自由的環境下,“墻”,也被內地人士賦予“封鎖信息”、“扼殺異見”的涵義。中國的互聯網審查管制系統,被西方成為“長城防火墻”(Great firewall),其縮寫GFW,被內地網民戲稱為“功夫網”。他們將通過代理服務器繞開管制、獲取信息的努力,稱之為“翻墻”。二〇〇九年,他們很自然地將這堵虛擬之“墻”和柏林墻聯系在一起。二〇〇九年,為紀念柏林墻倒塌二十周年,德國一家公司的員工CarstenHein在網上設立了一個名為“柏林推特墻” (www.berlintwitterwall.com ) 的網站。網站界面顯示的是繪制的柏林墻,網友可以通過微博客“推特”(Twitter)發佈帶有“#fotw”的信息,將自己對于柏林墻倒塌二十周年的敢言“貼”到墻頭。十月二十三日,中國內地網民發現了這個網站,並樂此不疲的發送斥責和抗議長城防火牆的信息,截至十一月九日前的統計,“柏林推特墻”上的信息,竟有半數是中文。例如: “20年前的今天,禁錮東德人肉身的牆倒下了;20年後的今天,禁錮中國人思想的牆卻依然存在!”“我們無法用手投票,也無法用腳投票,但我們可以用鼠標投票!”推特(Twitter)的興起,是二〇〇九年中國傳媒發展的重要現象。面對輿論控制的高墻,推特的“推力”正迅猛增長。

錢鋼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