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政治八卦(WSJ)

原文:WSJ Blogs: China’s "Princelings" and the PE
译文:华尔街日报博客

撰文:Rick Carew
发表时间:2010年2月1日
译者:Carlos Gong (Twitter: @carlos_gong)
中国“太子党”与私募基金

中国政府高官的子女们一向与投资银行之间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而近来这些高官子女们(大陆人把他们称为“太子党”)又开始介入到私募基金行业中。

在中国,太子党是一个敏感话题。他们的成功经常为金融界所批评,但他们同时也可以成为外国公司寻找中国潜力所在的风向标。

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是新天域资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的创始人之一,他在上周表示,新天域资本希望在上半年内完成其第三只美元基金的募集工作。尽管在全球经济有所恢复的大环境下募集工作的难度有所下降,但该公司的一名官员仍然否认了关于此前关于其筹组目标高达10亿美元的媒体报道。

新天域资本的合伙投资人包括高盛投资公司,弘毅投资,鼎晖投资等多家公司。在西方私募基金还在努力探寻入华途径的时候,温云松的新天域资本公司在2007年就筹集到了5亿元资金并已经进行了多项投资活动。温云松在亲缘关系上的独特优势使卖方和投资人都获益匪浅。此外,新天域资本还建立了一只人民币基金,以充分利用政府对本土基金的扶持政策。

温云松并不是惟一一个介入这一行业的太子党。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环之子李振智最近刚刚从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离职。此前他曾连续五年担任该公司中国区领导并建立了一只名为瑞信中国机会基金的私募基金。而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则管理着价值90亿元人民币(约合13.2亿美元)的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过去,太子党们通常为一些试图进入中国的投资银行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很多人开始选择建立或领导本土基金而不是与大型国际私募基金公司开展合作。一些行业领袖,如德州太平洋集团(TPG Capital’s)的单伟建和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的杨向东则并不是太子党成员。很多业内公司担心,太子党们的家庭背景会使他们与中国的政治利益关系过度紧密。

批评者们经常指责太子党利用其家庭关系并从中获利。太子党们在世界各地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然而对于中共这样一个自称代表普通群众的执政党来说,这种贵族集团式的统治显然是对其形象的巨大损害。因此,中国国内媒体从来无法报道关于党内高官子女的新闻。而在温云松与其基金的关系被几家外媒曝光后,新天域资本上周关闭了自己的网站。

但是,很多太子党仍然是经济进一步自由化的推动力量,在他们的推动下中国可能会进一步对西方公司开放。太子党中的很多人都在西方接受过教育,并带回了很多可能会影响中国政治进程的新理念。

在这方面王波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是一名高级外交官(指前外交部副部长王炳南——译者注)的儿子,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并曾在在纽约证交所工作。80年代末期,王波明团结了一批政府官员和海归人士,推动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建立。

中国主要投资银行之一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管理委员会主席朱云来是另一个例子。他是中国前总理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在美期间曾在瑞士信贷银行工作,他从美国带回了一些新理念,影响了其父在90年代末期进行的国企改革。朱镕基执政时期在金融方面进行了重大改革,使企业得以公开发行股票。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到了其子的影响。

不同的人对太子党的这些商业活动有着不同的评价,其实太子党们有很多更简单的办法可以从其家庭血缘关系中获利,例如进行房地产投资等等。而管理有海外投资的基金则需要一定程度的监管,对渴求回报的海外投资人的负责态度和对复杂过程的透明化处理。高官子女对私募基金行业的介入,很可能会加速中国金融业对私募基金的接受进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