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观察系列之(5)关于李庄案变局

1、李庄二审开庭,突然宣布撤回上诉理由,并表示认罪。如此风云突变,令人目接不暇。我写这篇博文时,庭审貌似还在继续。重庆传来的消息,混沌不明中。因缺少足够的信息作为分析前提,姑且先不做判断;

2、在等待进一步信息前,对一些着急用肮脏交易、李庄可耻的妥协和背叛了等形容词来定性此事的律师与业界同行,我表示难以苟同;

3、李庄身上没有背负任何道德义务,即便选择妥协和辩诉交易,这也是他的个人自由。你急啥?

4、那些急于贴道德标签的人,建议你先去重庆看守所和董超薛霸呆一段再说。

5、今天的看点是王立军接受新京报的采访谈文强案,极为罕见地对文强作出了公允的评价,并提出了有关文化承载力的价值观问题。

6、将李庄案二审和文强案一审放在同一天,应该是从传播效果上做文章,但这在现有规则之内。允许部分记者旁听,同意部分证人到庭作证,说明重庆还没完全丧失学习能力,尽管其审查媒体的标准令人诟病。

7、迄今为止,王立军公开发表的关于文强的上述谈话,以及薄书记此前作出的关于财产公开的改革试点。是我观察至今所看到的关于重庆方面打黑以来唯二的两个亮点。遗憾的是上述第二点,始终未见任何实质性动静。

8、不管是主动呈现的亮点,还是规则之内的小算盘,都是不坏的现象,至少不再像前段那样开足了马力向文革狂飙突进。前者表明他们在吸取践踏法治的教训,后者表明他们至少在假装维护规则和程序。

9、我的要求不高,哪怕他们装装样子要程序要法治啥的,我都会不吝表扬,就跟哄孩子一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鸡巴没道德义务,十六万中国律师会为我上诉是谁说的?谁把自个跟中国法治捆一块的?

No title

不看好薄熙来 有点看不起他

No title

赋文兄:我表扬他,不是看好他,而是为了告诉他啥是世界潮流和历史大势,就跟扇他耳光一个样,目的相同。

刘兄:你这样说,自然也有道理。但李庄区区一个律师,和公职与公权力不搭界,这样做,你也最多只能怪他为了自保口不择言吧?真正的敌人,不是他,是那些握权柄而欲役子民的政客!

李庄和道德无关,法庭上我们只讲法律!

李庄和道德无关,法庭上我们只讲法律!

[陈有西学术网2月3日消息]李庄上诉案昨天在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大法庭开庭。庭审从上午9时半开始,一直到午夜11时30分休庭,长达十四个小时,质证和盘问证人异常激烈,检察院在律师盘问控方证人时,“反对”至少在40次以上。控辩双方对案件事实、证据、法律理解,在法庭尚未进入辩论阶段,即已经剑拨驽张,中间共休庭达8次之多。23时30分,法庭宣布明天9时半继续开庭审理。

当地相关政法部门、人大、政协、律协人士、法学界人士等150余人旁听审判。入场采用旁听证方式。当地十多家媒体以及国内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中青报等派出记者进行了采访。省外其他媒体基本被谢绝。但有的记者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旁听证参加了旁听。华龙网作为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以实时播报方式进行了直播。该次报导除突出报导李庄自认伪证罪的消息外,比以前则要相对公允客观。

有很多法律界朋友和新闻记者对李庄认罪表示震惊,纷纷来电来信询问和猜测原因,我一直没有接受采访。我这里一并说明几点:

一、我本人对我的当事人这一表态保留看法,但是我充分理解。辩护人以维护自己当事人的利益为天职,李庄这样行为有我无法明了的深层原因。相信大家以后都会明白。其实,很多在本网留言的律师同行已经有准确的分析。

二、重庆华龙网第一时间公布了这一消息。并片面放大了“李庄撤回全部上诉理由”说法。这是不真实的。本案合议庭征询控辩双方意见后,第一天即庭审14小时,即可以证明。如果所有上诉理由撤回,那等于撤回上诉,根本无须开庭,一审生效。实际上李庄只是在认识上愿意认罪,对本案事实和证据的认识没有任何改变。法庭、检察机关、我们辩护律师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下,很好地保护了一个处于羁押中的信息不灵的被告的基本权利,使他免受错误判断的后果。法庭很好地保障了李庄的上诉权和辩护权。昨天的庭审是充分展示和公允的。

三、作为律师,辩护职能的行使和辩护观点,既充分尊重被告又独立于被告。高子程律师和我仍然坚定地为被告作无罪辩护。李庄表态认罪后,陈有西律师当即向其指出这样做的后果,要其三思。李庄明确表示他都充分知悉和理解。陈有西律师随即向法庭提出根据两高一部的《适用以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2003.6号解释)的规定进行审理。法庭征询检察机关后,检察机关表示将根据被告庭审表现考虑这些因素,建议继续开庭。我们辩方同意。随后,法庭开始对全案进行二审,所有一审33份证据,以及一审我们无法看到的证据,都进行了重新质证评价。二审法院充分保护了律师的辩护权。

四、本案蕴含了太多的关于中国当前刑事诉讼进步的信号。重庆第一中级法院至少创造了几个第一:第一次刑事法庭上出现了六位刑事证人出庭的局面,这在中国是很难见到的;第一次出现了二审开庭传证人的局面,改变了目前中国很多刑案二审书面审的局面;第一次出现了二名警察出庭作证的局面,这是历史性的进步,体现了我国公安机关法治观念的进步;第一次出现了被告认罪而律师无罪辩护的局面。法庭能够公允地保持客观,洞察真相,而不简单办案。体现了重事实、重证据而不仅靠口供定罪的法治原则。请各位法律界同行多看到本案的历史性进步,而不要只看到一些表象。

(有网友已经提出称“第一”可能缺乏考据,这是正确有理的。但我不是在炒作。从本案的影响力和中国的现状看,这样表达在个案上可能不当,但实际的功能是适当的。如果以此为滥觞普遍推开刑事证人出庭,那对中国刑事审判和司法文明,将是实质性的进步。)

今天上午9点半,我们将进一步展示质证观点,并进行法庭辧论。
转自: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147b3043-95bc-4824-9f02-9bf0010d25e7&itemID=4c384c3b-dbae-4691-a969-9d12001c300f&user=10420

No title

李庄身上没有背负任何道德义务,即便选择妥协和辩诉交易,这也是他的个人自由。你急啥?

--这话我也无法同意。从当事人和律师的伦理角度来说,李庄有义务将自己的想法告知辩护律师。
至少,李庄是一个不合格的律师,不管他作为一名律师,或者当事人,都没有符合律师和当事人伦理要求。
同时,我感到他也缺乏必要的人生智慧。重庆方面跟他开刀,无疑是正确的。两臭碰撞,弄得臭气熏天。

No title

顶一下!以后会经常来转转。v-7

No title

老袁,你这样想,估计是行政诉讼做多了,对刑事案子隔膜了,贴两段刚才和一位庭审现场朋友的聊天:

石扉客说:
我这个旁观者,越来越觉得毛骨悚然
真的,如果也逼我去用舌头舔马桶,或者鸡奸我,我说不定真的只有一头碰死了
可是,这个时候如果能忍辱负重,留待他日再来报仇,这种勇气,不比一头碰死更让人佩服一万倍更牛逼更汉子吗

沙坪坝说:
是。多数都这么说。
按照李庄一审时那么强硬凌厉。
关键时刻还不怂的作风。
到底中间有多少内幕
谁又说的清呢?

No title

亚川:对于李庄的妥协或者说屈服,从实体上来说,我是能够接受和理解。只要是从人性出发的,我们都应该接受。所谓的英雄壮举,我从来都并不欣赏,我们更不能如此要求别人。我只是认为,作为曾经的律师,李庄应该以法律人的方式,以社会能够接受的方式来作出这样的行为。
这既是生活的智慧,也是职业的伦理要求。像李庄这样的人,在法治健全的国家或许能够成为一位优秀的律师,但在中国大陆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No title

老袁,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当然没不同意见。

推荐看经济观察网李庄案庭审现场的证人出庭实录,相当精彩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