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杀猪大法(2010)

閲戦棬鑿滃垁_convert_20100301093624
(2006年10月,摄于厦门鼓浪屿)

这篇《秀才杀猪大法》,是应《南方传媒研究》之约,为入选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009年度记者而写。去年年初入选集团2008年度记者时,也写过一篇《一个新闻民工的2008》(这是见报版,全本请点击这里)。那篇比较正经,这篇秀才杀猪,有点不正经,权供各位一笑。另,秀才杀猪这个说法,乃窃自和我亦师亦友的赵楚老兄,即文中杜撰的白胡子老头,在这里一并向赵兄致谢并致敬!

秀才杀猪大法

真的是很害怕独行大侠这样的说法,这年头能活得像个人样就不错了。记者真的只是一份工,如果你试图寄寓什么,就去寄寓好了。告诉我,又有哪份工不能寄寓点什么呢?完全用不着神圣化和悲壮化。所以2010年给周刊写的第一篇稿子,叫做《为虚荣而奔跑》,这是掏心窝子的大实话。

话说去年此时,被推到这个年度记者平台上时,我胡扯了句湖南乡间俗语作为职业语录,叫女子不偷人,只怕“迷细”人。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你足够“迷细”(耐得烦、霸得蛮),没有泡不到的妞,没有拿不到的料。

我随口胡说,肯定误导了一些人。是啊,这话经不起追问,假如哪个哥们问我,老兄啊,你去迷细一把,把李庄案的真相拿来吧,把佘祥林案的真相拿来吧……我想我除了内牛满面,就只有掩面疾走。

我错了,我承认。做不了伍德沃德,我们认了;做不了长井健司,我们也认了。可是连做一个号称泡妞拿料专家的“迷细”人,也那么别别扭扭,还能说啥呢?太没面子了。

为了挽回颜面,我决定痛下决心,今年祭出另外一套深藏箱底从不示人的刀法。那就是另外一句湖南乡间俗语,叫做“秀才杀猪大法”。

这套刀法,本是我不传之秘,灵感直接渊源于我的三个偶像,分别是南帝北丐东邪,是的,没有西和中,就这南北东。南帝是香港的金庸,北丐是北京的黄永玉,东邪是上海的韩寒。

这三个偶像有个共同特征,叫做超牛逼。超牛逼的地方,在于他们都号称自己主要是干啥的,其次是干啥的,最后才是干啥的,

比如金庸喜欢说他首先是个历史学家,其次是个报人,最后才是写小说的;黄永玉喜欢说他首先是个木雕专家,其次是个写散文的,最后才是画画玩儿;韩寒喜欢说他首先是个赛车手,其次是个写小说的,最后才是个玩儿博客的。

如你所知,没成想最后这个,反倒成了这三人最牛逼的地方。大家都记住了金庸是最牛逼的小说家,黄永玉是最牛逼的画家,韩寒是最牛逼的博客主。

超牛逼吧?

可是,这些超牛逼的主儿,都得是天才才行啊。像我这种庸人,如果也去东施效颦一把,号称自己主要是个资深助教,其次是个床运专家,最后才是个应召男记。如你所知,别人不但不会认为我也是超牛逼,多半还会嘀咕说这是个超傻逼吧?

9年前,刚刚从湖南来到上海的我,在黄浦江边看到船来船往,皆是功名利禄,忍不住心幡狂动,沉吟良久,梦想一夜之间暴得大名,可是苦无良策,急得差点投江。

所幸老天无绝人之路,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从天而降。老人家对我说,小伙子你要搏出位,可学秀才杀猪大法,要害就在两句话:遇见秀才说杀猪,遇见屠夫说读书。

一语点醒梦中人,自此我豁然开朗:

如你所知,我是学法律的,于是我决意去做新闻。对新闻人,我就狂秀自己的资深助教经历,225条刑诉法倒背如流的掉书袋本事;对法律人,我就大谈新闻理想主义、新闻专业主义、新闻红包主义……实在再唬不住,对前者,我就亮没注册的律师证;对后者,我就亮各式各样的非署发记者证。

如你所知,我做过电视和平媒。这样,对平媒的哥们,我就狂谈影像的魅力,直播的威力,结构的魔力。如果还唬不住的话,我就要拍桌子质问你了,咹,知道艾未未不?知道超牛逼的纪录片老妈蹄花不?什么?只知道柴静……;对电视圈的编导和摄像,我就谈文字的意象、平媒的快速反应空间、调查记者的深度开掘能力。如果还唬不住,我就要打开柴静的博客,你看看人家的文字,可比她的片子出名多了……

如你所知,我是扛活的民工啊,可是我也算是正经的助教。于是对张志安这样皓首穷经的学院派,我就要大谈操作与实务,“博士啊,你可知道一个版要填多少字,一篇稿子能换多少铜板吗?”对邓飞这样行走江湖的小刀手,我就要刺激其对理论修养阙如的羞愧,咹,邓民工啊,你知道啥叫媒介批评吗?啥叫美国新闻史吗?啥叫新闻理想泡妞主义吗?

如你所知,我是在所谓中央媒体扛过活的啊,可是我也是地方媒体的干活。于是对地方同行,我就要秀一秀央媒得天独厚的趾高气扬,咹,你知道我们级别有多高吗?咹,不知道?你看过王跃文的《苍黄》吗?赶紧看看,知道不,中国法制时报驻省记者站长就是副厅级啊,可以平调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等我回到地方媒体了呢,我就要对那些央视的同行们说,你知道啥叫地方媒体的灵活机动么?你知道为啥你们就是弄不过芒果台和乌鸦台么?

对业务好的同行,我就要跟他上上党课,你知道啥叫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么?知道啥叫马克思主义新闻官吗?如果是马新闻官也收拾不下的硬茬,我就要翻出革命家史上上党课。你知道21世纪环球报道是咋死的吗?咹。不知道啊,财经时报你该知道吧?

万一遇到党课比我还上得好的领导呢,我要掰着手指头给他说道说道业务问题,你知道李海鹏、南香红是谁吗?什么?不知道?他们早过气了?领导你别给我来劲啊,有本事写篇李文凯那样的漂亮社论给我学习学习?

如你所知,这套刀法威力非同小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生生不息,貌似一切疑难杂症都可以通吃。

遇到做财经的,我就说文化报道的摇曳多姿;
遇到做文化的,我就说社会报道的波澜跌宕;
遇到做社会的呢,我就说国际报道的场面风光……

好了,如你所知,那只叫做拆墙20年的国际报道猪,就是这样被那个做社会的秀才杀掉的。

遇到土鳖,我就说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
遇到洋文好的,我就说当年我在井冈山反围剿的时候。
遇到做消息的,我就说深度的韵味悠长;
遇到做调查的,我就说条线记者的人脉与资源;

什么?调查记者?那是用来包装和壮胆的,还有……收红包的。

什么?真相?你不知道吗?调查和真相的距离,就像雾里看花,又好像是三轮追汽车。

我知道,《党要内参,人民要真相》,但这就是一个《没有真相的时代》。

什么?你还想做卢跃刚,去直接和市委书记掏心窝子对话?拜托,那是80年代,你还有那种可以依托的体制与平台吗?

什么,你要做赵世龙?别忘了,即便你像他那样疯狗般能突破,你还有90年代那种一篇稿子就天下扬名的情境与时势吗?

是啊,第三个十年都快结束了,体制越来越黑乎乎的,市场从来都是恶狠狠的,网络……网络当然是好东西,可是它也是遮天蔽日的蝗虫和食人蚁啊,它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蚕食和消解你自以为是的职业优势呢!你这代从体制内部分离出来的新闻人啊,注定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别忘了啊,那场传媒领域的国进民退大戏啊,正在悄悄上演。怕只怕,此前还可以两间余一卒,现在只有荷刀独彷徨,连秀才杀猪的缝隙啊,也会渐行渐窄。

是的,你承认吧。像伍德沃德这种掘出顶级黑幕的记者,我们过去从来没有过,未来十年内也看不到产生的可能。即便像长井健司这样倒在枪口下时还在按下快门的记者,这种悲剧和悲壮啊,也会越来越黯淡。

是啊,请你告诉我,和一个死于矿难的民工,有什么质上的区别吗?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一句话,信息量决定成败。

No title

这篇强的 ,菜刀的图也强。

No title

我去年在鼓浪屿,差点被忽悠买了一套刀。

背影不错

照片不错 背影不错

No title

杀手锏刀都拿出来了/太大公无私了。

No title

这篇游戏之作,是专门写了送给玫瑰妹妹的……

No title

玫瑰mm来了没

No title

今天忽然发现,这篇东西转过去后,我的博客中被删除了。她外公独生女的。

No title

说是操作失误,又恢复了。

No title

呵呵,估计是网站怕老袁一怒之下起诉!

No title

媒体何时曾经民过?既然从来无民,何来国进民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