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系列观察(3)

薄

M、2009年12月21日:律师不是政客,无需顾大局

石按:王建勋这篇行文稍有点啰嗦,很简单的道理,根本用不着这许多文字。但标题取得极好,东方早报能发出来,更是难能可贵。
  
  律师不是政客,无需顾大局
  
  2009年12月20日 10:29东方早报【大 中 小】 【打印】王建勋
  链接见: http://finance.ifeng.com/roll/20091220/1604365.shtml
  
  眼下,重庆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得可谓“如火如荼”。尽管一些人拍手称快,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引起了不少人的深思和忧虑。比如,李庄律师的所谓“伪造证据案”,里面疑点重重,已经引起了律师界和普通民众的广泛关注。就在此时,12月18日,新上任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林育均在重庆“主城九区律师工作座谈会”上说:“在当前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重庆律师必须顾大局、讲诚信、守纪律、重操守。”并强调“重庆律师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12月19日《南方都市报》)
  
  其实,人们一听这话并不陌生,因为早在今年8月,某官员就已经讲过类似的话,要求律师“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从法理上讲,从我国的《宪法》和《律师法》的规定上讲,这样的要求完全误解和扭曲了律师的角色,把律师当成了政客或者官僚,当成了利益政治(而非“原则政治”)的附庸,当成了权力的帮凶,背离了法治精神和人权保护原则。我们的《宪法》确立了“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本原则(第三十三条)。那么,如何保障公民的人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允许公民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公民这种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在三大诉讼法中都有规定,不得受到侵犯。
  
  根据我国《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是“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第二条)。律师的职责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同上)。在这里,律师的角色定位很明确,他们是“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人”,不是“为政治提供服务的人”。他们的职责是维护“当事人的权益”,不是维护“政府官员的权力”;是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不是维护“纪律的恣意推行”;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不是维护“戕害公平正义的大局”。
  
  从这个意义上讲,律师只需要“遵守宪法和法律,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律师法》第三条),不应当“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如果要求律师“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那“宪法、法律、律师职业道德”该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难道“政治”、“大局”和“纪律”高于宪法和法律?从法理上讲,宪法可是人民意志的体现呀!难道还有高于人民意志的“政治”、“大局”和“纪律”?
  
  也许有人会说,人家所说的“政治”、“大局”和“纪律”与“宪法和法律”是一致的。那么,我的疑问是:既然二者是一致的,那还有必要再用不同的词语重复一遍吗?实际上,从语义学上讲,“政治”、“大局”和“纪律”与“宪法和法律”在含义上是差别很大的,硬说它们一致恐怕有悖定义的规则,导致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所揭示的那种对语言的滥用。
  
  退一步讲,即便要求律师“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做法有一定道理,也根本无法公正地实施。谁能说清楚这条“清规戒律”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律师需要讲“什么样的政治”,什么才是“政治”?律师需要顾“什么样的大局”?什么才是“大局”?律师需要守“什么样的纪律”?什么才是“纪律”?
  
  如果不是玩文字游戏的话,我相信,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这种含混模糊的口号根本不适用于法律领域,根本无法要求一个律师去遵守,因为法律领域里讲求确定性,只有具有相对确定含义的规则,律师才能遵守。这正是法治的基本要义之一,否则的话,就要沦为人治——一种喜怒无常的治理模式。我相信,没有多少人愿意回到人治时代,愿意生活在不讲规则的危险社会里,因为在那样的社会里,哪怕一个拥有很高权力的人也无法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和基本权利。
  
  法治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律师是推动法治和保护人权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群体,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律师这个群体,就没有近现代意义上的法治,就没有对人权的有效保护。现代公民所拥有的所有基本权利,几乎都是律师坚持不懈地帮助当事人争取来的。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律师既捍卫了当事人的权利,又促进了整个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对于这样一个群体,公权力机关和社会各界都应当呵护和尊重,应当捍卫他们神圣和高贵的辩护权利。
  
  然而,不幸的是,近几年来,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律师的辩护权利屡遭侵犯,甚至出现了一些律师因正当行使辩护权而被治罪的案例。一些政府官员仍用陈旧的眼光看待律师,把律师看成自己权力的敌人,想方设法刁难和压制律师。这种错误的态度和做法不仅违反了宪法和法律,而且阻碍了法治的进程。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N、2009年12月21日,“重庆国宣传部官员:为文强无罪辩护就是吃屎”

石按:这封信貌似文质彬彬,实则杀气腾腾,重点是警告北京律师以下三个问题,一是为文强辩护不要贪财,律师费最好老老实实捐出来;二是不得做无罪辩护,否则就是吃屎长大的;三是不要利欲熏心,李庄就是前车之鉴。
这封信的作者,自称是一位普通的重庆市民,按照他博客的简介,可是相当不普通——“夏昌铭,男,汉族,1975年7月生,湖南辰溪人,现就职于重庆市綦江县委宣传部”。
到夏宣传的博客去参观了一下,近期所发博文目录如下。看来夏宣传对北京律师还算是客气的,对重庆国境内的周立太律师,就早已直斥为“一身骚的周立太”了。(围观从速,链接见:http://blog.tianya.cn/blogger/archives.asp?idWriter=140867&Key=767776322&BlogID=879424)
  
  2009-12-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异地侦办就能“捞出”李庄?
  2009-12-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李庄劣迹竟然无记录,北京律协在干啥?
  2009-12-15 星期二(Tuesday) 晴
  如果让我为文强辩护
  2009-12-1 星期二(Tuesday) 晴
  涉黄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实乃当代白骨精
  2009-11-9 星期一(Monday) 晴
  渝运和冠忠,血的教训怎么还不能让你们警醒?
  2009-10-23 星期五(Friday) 晴
  一身骚的周立太究竟偷吃羊肉没有?

O、2009年12月21日:“断裂中的重庆打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0392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长平
  
  打黑还是黑打?重庆的行动一直存在争议。其中最响亮的质疑来自代理律师,通过他们的抗议,公众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权利未能得到保障,比如会见律师时必须有警员陪同、公检法联合执法、未经审判就搞出打黑成果展等等。
  
  最近北京律师李庄被重庆警方抓捕,并经《中国青年报》发表通讯稿,把这场争论扩大到律师和记者的职业操守,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打黑之初,重庆方面本来希望事情简单化,警方雷厉风行抓人,法院三五两下断案,媒体异口同声报道,民众奔走相告叫好。但是,在过去的经验面前,目前的社会已经变得复杂了。
  
  首先是多年的“依法治国”口号,让律师有了宣扬法律理性的机会。他们有的出于对专业的信仰,有的出于对生意的兴趣,都对警方的行动挑三拣四,抱持法律规章,呼吁程序正义。
  
  但是法治观念并没有那么深入人心,更没有深入制度设计,所以在一些官员看来,律师的做法几乎就是在捣蛋。在不少民众的理解中,律师为坏人辩护,与其相信法律精神,不如相信见利忘义。
    
  官员的立场有些过时,但民众又未必不对。现实所支持的,往往不是固守法律的好律师,而是功夫在法律之外的坏律师。勾结权势,行贿法官,敲诈当事人,成为一些律师的日常工作。
  
  李庄律师是否犯罪,我不得而知。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些传言成为重庆警方抓捕他的背景。重庆方面显然认为,有了这些背景,他们的行动就有了更加广阔的道义基础。他们不仅为重庆市民扫黑,还为北京律师界清污。
  
  律师所呼吁或者利用的程序问题,现在套到了律师本人身上。北京律师协会和一些律师个人出面,指出抓捕李庄律师的重庆警方是利益相关人,要求异地办案。重庆方面摆出的架势,则让很多律师都认为,大概他们在实体方面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同时被卷入这潭浑水的,还有《中国青年报》及其记者郑琳。李庄涉案之后,该报迅速发表了一则较长的通讯,生动地描述了这个律师的丑陋嘴脸。始料未及的是,很多人从报道中看出了记者和媒体的嘴脸。
  
  这则报道堆砌大量形容词,主观倾向明显,甚至声嘶力竭,被指为“文革”腔调。从专业上看,它是典型的“黄色小报”体写作,用危言耸听的描述来吸引读者。这种写作如何成为“文革”性质政治宣传的偏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事实是,各地的警方的通讯员,多半爱好这种文体。
  
  重庆警方甚至准备了两份通稿,供媒体选用。“通稿”有两种,一种来自新闻通讯社,如新华社、美联社等,一种来自当事机构自己的炮制。对于前者,媒体可以具名刊登,也可以视为资料。对于后者,媒体只能视为资料。但是中国媒体往往面临两个问题,一是经常被要求只能使用“通稿”,二是记者直接将通稿据为己有,等于造假。
  
  很不幸的是,《中国青年报》记者郑琳不仅以自己的名义剽窃了这篇“通稿”,而且在遭到质疑之后,还发表博客宣称自己经过多番采访,掌握了完整的证据链。她没有料到的是,第二天《新京报》披露了重庆警方的“通稿”制作。
  
  如果我们多一点耐心的话,就可以从中看出社会转型期的断裂现象。运动式打黑依旧可行,但是欢呼之中也有很强的杂音;律师指责官方,官方反控律师,用意都在法律之外,又都宣称依法行事;新闻媒体充当宣传工具的同时,遭到了专业主义的阻击。
  
  很多围观群众并没有这样的耐心,他们更乐于用一句“全都是狗咬狗”来概括。令人担忧的是,在认同了这样的逻辑之后,“铁腕”就成为一种追求——据上海一个本地网站的最新调查,有92.7%的白领希望上海市长是薄熙来。

P、 2009年12月24日,“推荐李庄案4篇文章”

1、李庄案发和中青报报道出来后,全国17万律师中,站出来阻击最有力,论述最清晰,逻辑最严谨,同时也是关注最持久的,是浙江律师陈有西。陈律师学养深厚,言辞鲠直,在此事件上接近完美的捍卫了他作为律师的职业尊严,也履行了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道德义务。他的前两篇名文《法治沉沦》和《初步推断李庄可能无罪》,已经风靡网络,影响极大。今天接着推荐陈最近几天连续撰写的三篇文章,分别从律师执业、司法打黑、重庆决策三个方面,对李庄案做了纵深分析。 

论律师: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ID=d82f5426-a188-4e4f-840e-9ce4016ce998&user=10420
  
论打黑: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ID=b1fe8e91-2087-495f-8709-9ce6015ef1c4&user=10420
  
论智库: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ID=ffad6612-2d51-4f6c-9a6c-9ce80014a174&user=10420
  
2、南都今日的评论:《重庆打黑,律师不顾大局是不是就要步李庄后尘?》
  
链接见:http://nf.nfdaily.cn/spqy/content/2009-12/23/content_7423321.htm

<span style="color:#0000cc">Q、2009年12月28日:李劲松律师举报李庄暨请重庆市公安局政务公开:
 
石按:此番重庆事件中,北京律师李劲松的刀法甚为古怪。这个江西人指东打西,南冲北撞,令人眼花缭乱的怪招频出,但就文本而论,冗长的文字、散乱的结构和慑人心魂的大标题,成为其三大卖点。先不评析劲松这套著名的“疯狗式”贴身肉搏刀法,单就干预现实的实际效果而言,无论他主观心态如何,我估计除了耸人听闻的网络传播效果外,很难产生什么清晰的效应。 

R、2010年1月3日,“李庄案律师群像角色提纲”


斯伟江兄在博客里点将,让我写篇李庄案律师群像。这段在海外不得其便,否则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题。我先把《李庄案律师众生相》里的律师角色归纳出来,放在下面,俟同道中有志者去实验一番。
  
  1、李庄:重庆打黑中的辩护律师兼妨碍司法罪被告人(双重身份)
  
  2、陈有西:李庄案辩护律师兼率先站出来阻击李庄案的律师(双重身份)
  
  3、高子程:李庄案辩护律师
  
  4、杨矿生、朱明勇等重庆打黑案中的其他辩护律师
  
  5、马友军等被重庆打黑中被抓起来的李庄以外其他辩护律师(据传另有为其他涉黑被告人辩护的数名律师被抓)
  
  ———以上为第一阵营———
  
  6、张凯、李方平、张培鸿等站出来抨击重庆和中青报的维权派律师
  
  7、李劲松等站出来对李庄和重庆进行双重举报的艺术派律师
  
  8、夏霖、浦志强等持旁观态度的中间派律师
  
  9、何兵等挺李的学院派身份兼职律师
  
  10、潘金贵、高一飞等挺渝的学院派身份兼职律师
  
  11、重庆本土其他噤若寒蝉的律师
  
  12、被薄书记和王局长重金聘请到重庆参与司法系统打黑的12名以上全国各地律师
  
  ———以上为第二阵营———
  
  13、康达所合伙人傅洋等大佬律师
  
  14、薄夫人谷开来律师
  
  15、全国律协和北京律协的那些官老爷律师们。
  
  ———以上为第三阵营———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若有遗漏欢迎补充,若觉定性不准欢迎指出。

S、2009年1月8日、“李庄案宣判日推特报道整合”

@shifeike:宣判现场的记者妹妹发来的最新消息:最后李庄被押出去的时候,回过头说了一句话: 时间会把真相暴露在阳光下
  
  @shifeike:乌有之乡吹响了向李庄案辩护律师陈有西进攻的号角,可是看完这篇精心整理的檄文,我倒是越来越喜欢此人了。链接见http://is.gd/5TjB5
  
  @shifeike全国律协应当动员全国刑辩律师暂停一周刑辩,以示抗议。律师们应当站起来推动这个官办衙门。同时李庄现在可以开始考虑正式起诉中青报了。
  
  @kielboat(德国杜伊斯堡大学政治学博士): Lxb案是与普世价值相悖,不足为奇,威权之道;李庄案则与自身为敌,扑杀法治与改革,彻底反动。
  
  @mozhixu(意见领袖莫之许): 路灯熄灭之后,贺卫方老师写下了对于李庄案件判决的评论: 痛心疾首!
  
  @aiww(艾未未): 李庄被判与LXB被判是有同等重要意义的政治事件,从推特上的反应可以看出政治推友的觉悟是低的,法治意识是弱的,作风是不过硬的。

  
T、2009年1月11日,“李庄案前景展望”


  1、法庭上下,李庄已经做到了不怂。但未来的2年半狱中时光,对李庄来说将是更大的考验。录聂绀弩诗以志之:“劼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2、龚家太可悲了。彻底被绑上了重庆战车,又随时可能被牺牲。
  
  3、龚如果被灭口,龚家一定会反水;如一直活着,某些人怎么能睡得着觉啊。 在未来数年的狱中,李庄案相信极有可能有变局。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来记叙龚刚模家族和重庆战车绑到一起的悲剧命运。
  
  4、假以时日,倘若李庄案的真相始终不能揭诸天下,中国任何一个记者都不要再在这里觍颜自称是调查记者了。
  
  5、华龙网和重庆日报晚报等都是明摆着的梁效小组,打黑定向报道又因中青和郑琳一篇稿子彻底丧失了公信力,面对网上公议滔滔,重庆方面唯一可用的,就剩下五毛部队了。可是五毛再多,也左右不了意见领袖。薄书记难啊,尽管有过2年宣传部长的经验,他恐怕也无法解决这个信息传播效果的问题。
  
  6、陈有西那几篇李庄案力作里,写得最有政治智慧的,恐怕是《论智库》这篇。我相信他是一片苦心,把这篇当做折子上给薄书记看的。但我估计有西十有八九会后悔对牛弹琴,如果他知道杯葛CCTV新闻1加1的电话,和中青郑琳的通稿都是出自何人之手的话。

7、李庄案上,集中了重庆唱红打黑以来最可怕的一个地方,即极大地鼓励释放人性中恶的成分:竞相告密、无耻媚上、落井下石、口蜜腹剑等。

8、用刚在1510看到的一位网友跟帖来收尾:极权主义的全部行为的最终目的是让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的道德水准都大幅下降,只有整个社会的的道德水准维持在一个与丛林社会相似的水平,才能维持极权社会的继续统治.

V、 2009年1月12日,“李庄案剧透”

石按:下面这封公开信,据陈有西律师电话和重庆律协孙发荣会长核实,属实并已经送达重庆晚报社。结论是,继赵长青之后,重庆终于又开始有了离心力。链接见: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user=10420&itemid=47e08205-685d-4c5c-a5fb-9cfb01821a8e
  
重庆晚报社:
贵报2010年1月10日第三版《龚刚模弟弟龚刚华曾“招待”李庄嫖娼》一文中,对我进行采访的内容报道严重失实,既误导了读者,也引起律师同行对我的误解。我对贵报不尊重被采访人权利的做法深表遗憾。为此,我要求贵报刊登更正启事并向我赔礼道歉,以消除不良影响。
  
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 孙发荣
2010年1月11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要好好交查查这个薄青天的领带是啥牌子的,搞不好是阿玛尼,建议把照片弄到天涯时尚版去人肉之。

No title

或者是burberry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