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哥” 是我们时代的精神自由符号 (叶匡正)

本文转自叶匡正博客,我以为是犀利哥事件中较为到位的解剖。


“欧美粗线条搭配中有着日范儿的细腻,绝对日本混搭风格,绝对不输藤原浩之流。发型是日本最流行的牛郎发型。外着中古店淘来的二手衣服搭配LV最新款的纸袋,绝对谙熟混搭之道。从视觉色彩搭配上讲,腰带绝对是画龙点睛之笔……”看了这段文字,你肯定想不到说的是一个乞丐,然而恰恰是的。这个乞丐已成当下的第一网络红人,因眼神犀利,被网友昵称为“犀利哥”。

“犀利哥”走红网络的原因很简单。只因网友抓拍的一张照片,冠以《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的标题贴到网上,10天点击率接近150万,接着纸媒开始追捧,拍摄者也现身网络讲述拍摄见闻。这样,雪球越滚越大,“犀利哥”终于成长为一个名人。据说这个乞丐生活在宁波,可能有精神病,常年浪迹街头。3月1日,宁波市政府的新闻发言人称 “犀利哥”事件已引起市政府关注。宁波市的救助站也开始寻找他。

“犀利哥”大概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最著名的一个乞丐了,如果不是在网络时代,几乎无法想象。有人把这个现象,看作是娱乐时代的怪相,甚至是低俗文化的象征。我看恰恰错了,“犀利哥”其实正是无名的大众为自己创造的代言人。当人们无法直接讲述时代与人性的困境时,只有通过这种貌似荒诞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心声。这里有对时尚的嘲讽,有对名人文化的不屑,也有对自己逼仄生存空间的控诉——那些蜗居的蚁族,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怎会没有心灵共鸣?

人人都知道,处在那种生存处境的人太多了,但人人都佯装不知。他们只是默默地围上来,心酸而寂寞地围观着。看似在围观一个帅气的乞丐,其实在围观自己悲凉的内心。人们愿意献身,愿意为一个乞丐唱出自己的赞美之歌。

人们多把网络看作是一锅乱炖,其实错了。它是一个巨大的山谷,人人在其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回声,一个跟帖就是一种回声。当真实的回声被禁止,当有价值的表达屡遭限制,网民只有对这样一个浪迹天涯的乞丐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声音至少是真实的。这是一种貌似荒诞的抗议,却直指社会的真实。不要低估了网民对社会真相的认知,更不要低估了他们对社会公平的尊重,那看似戏谑的文字中,隐藏了最深的无奈与绝望。所以它一点也不无聊,更不平庸,而显示了网民极高的智慧。这就像一种奇特的仪式,大家围绕着一个乞丐大唱赞歌,这样总允许了吧?

很多人认为,这类事件与躲猫猫、邓玉娇、周久耕等网络事件不同,网民这种做法缺乏对社会的监督和干预,属于“恶搞”。实际上,它们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网民的手法是“反讽”、“戏谑”,把事情搞成了“带泪的喜剧”。

网民也是人,不可能天天沉浸在悲剧中,让一个帅气的乞丐成为这个时代的名人,意义同样重大。果然,宁波市政府出来表态了。其实他们关心的并不是乞丐,而是一个名人,因为只有乞丐成了名人,他们才会表示关注。一个社会有了名丐,对当地政府来说,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相信宁波街头,像这样衣衫褴褛、需要救助的乞丐还有,但一定很难得到“犀利哥”那样的政府关注。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网络自由度的减弱,这类出其不意、荒诞不经的新闻事件只会越来越多,因为人们需要表达,社会也需要真实的热点。

“犀利哥”的境遇无疑是值得人们同情的,然而他犀利的眼神、沧桑的面容、坦荡的步履,一定会在很多中国人的心中挥之不去。可以说,网络中这些看似“低俗”的事件,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自由,也自然流淌成我们智慧的源泉。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见解精辟!精神的自由!说出了我的心声

No title

天涯帥丐 2010年3月6日 黄金冒险号 by 陶杰
  
  寧波帥丐「犀利哥」紅遍中國,經外國駐華記者品題,傳播到西方的網絡。確實有這樣一個三個月沒洗過浴、身上都長了蚤子的金城武,走紅大陸的網絡,首先不是他的樣子夠帥,而是乞丐的身份。張愛玲:「乞丐不是人,因為在孔教裏,人性的範圍有限。」中國的網民潛意識都嚮往自由。犀利哥是乞丐,所以他是在「孔教」的社會以外自由逛躂的天涯浪人。中國網民困在沒有人性的牢籠裏,忽然發現「籠子外」有這樣一隻帶着一點半星泥土的彩蝶──雖然寧波還是在國家領土主權之內,犀利哥的獨立特行的形象,其實是幻覺──但由於他不從屬於主流,即好像有了一份中國人都無法享受的自在。乞丐雖然赤貧,至少身份明確,譬如,乞丐就不是奴隸。犀利哥行乞,但不受奴役,中國人對於「大隱隱於市」,從來有崇拜之心,認定必是高人。「舊帽遮顏過鬧市,破船載酒泛中流」,一廂情願的投射在一個乞丐身上,還是張愛玲看得真切:「乞丐不能有家庭或是任何人與人的關係。中國人集中注意力在他們眼前熱鬧明白的,紅燈照裏的人生小小的一部。」在中國,做人不論富貧,個個都做得累,包括中國的總理,忽然眼前冒出一名天涯孤清的怪客,豈不拍掌叫好,中國人不是真的讚賞他,而是憐憫和憎恨自己。張愛玲說:「對於生命的來龍去脈不感到興趣的中國人,即使感到興趣也不大敢朝這上面想。」因此對於驚鴻一瞥的犀利哥,忽顧影自憐地起哄起來。他從哪來,打哪裏去,都不重要,最重要是這一快門的 snapshot。忽然億萬人都喧哄着上來圍觀,人肉搜索,記者追訪,可憐的犀利哥,他嚇得哭起來。犀利哥這麼一哭,渾身顛抖,顯示了真性情。原來他的本質也一樣很虛弱,他看來「雖千萬人吾往也」、「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酷傲,原來是假的。然而,人人不起哄圍觀,還可以維持一個天涯夢遠的想像,有想像的民族,即使在牢籠裏,也有一絲希望。可是,中國人又一次摧毀了他們的偶像,也再一次把自己的想像扼殺掉。犀利哥瑟縮在一角,面對四周的喧嘩,他一定想大喊:不,我不是魯迅,也不是遊俠,我只是一條卑微的小命,跟你們一樣!然後抱着頭,他像嬰孩般抽泣得更慘烈了……。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30381.shtml
『闲闲书话』 陶杰杂文选登

No title

陶杰这篇说得更准确更到位。

No title

嗯,整体来说他们的看法类似,陶的确更深入,但叶更切合大陆语境也更易被传播。

No title

是的。精彩

No title

俺同时同意舞雩兄和沈兄的观点。

另:惊见高一飞。 嘿嘿

No title

舞蚊兄,高兄是我14年前的故人,不奇怪。

No title

这个俺倒不奇怪

不过

他居然也认同犀利哥

这个面具后面的真性情有点意思

PS.高是我老乡。也同时是羽戈的老师。呵呵,还是你故人。世界真小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