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忠事件观察之(2):勿抢录音笔,可以找社长。

女记者专用
(此次两会记者专用T恤已经开发出来了,以上粉色这件是女记者专用)

一觉起来,发现李鸿忠这件事情终于开始发酵了,很好。

感谢财经网跟进报道,虽然内容甚至还不如我的博客翔实,但象征意义极大。由此也见媒体充分竞争的重要性——老财经倘若不是为了跟新财经竞争,很难说会有动力来做这些冒风险的事情。特别感谢一篇题为《请李省长公开致歉》的文章,这篇未署名文章同样来自财经网,非常有政治智慧。

感谢一些朋友的跟进评论。特别是阿忆的评论,相当不错,抓住了抢劫犯这个点。顺便说句,媒体朋友评论热点事件,不要学时评匠的写法,要不拘一格,要嬉笑怒骂,至少要做到像围脖或者以前的连十条一样简洁。在媒体动员意义上,时评体是传播效果最差的一种。

感谢各种各样具体而微各具特色的传播符号,比如这个女记者专用T恤。在以后的公民动员中,这种草根传播符号将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最后感谢新浪围脖,把我的围脖账号封了24小时后,终于放出来了,尽管他们删掉了我近20条关于李鸿忠的围脖。这24小时内,利用推特和新浪围脖这两个微博客平台作先锋,个人博客作为跟进,做了个公民动员的小尝试,效果不错。顺便说一句,我对他们的审查过滤系统非常有兴趣,特别是他们的围脖小秘。


参考资料1:财经网报道《李鸿忠抢女记者录音笔始末》
李鸿忠抢女记者录音笔始末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3月08日 17:00 共有19条点评


  【《财经》记者 李微敖 饶智】有关本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省长李鸿忠抢女记者录音笔,并斥责该记者的消息已遍布网络。《财经》记者通过多方目击者、个别当事人以及现场录音的核实,还原如下情况:

  2010年3月7日上午,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国二招”宾馆,湖北省代表团开放团组讨论,大批记者涌入。

  开放会议结束后,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省长李鸿忠进入贵宾厅接受央视《小撒探会》节目的专访。节目录制中,各路记者皆在等候。

  专访结束后,湖北团召开新闻发布会,李鸿忠出席。此间记者的提问,大多是关于湖北经济发展方面的问题;省长李鸿忠则主谈湖北各种优势、发展势头良好等等。

  11时21分左右,发布会临近尾声,工作人员正欲送省长离开,《人民日报》下属的《京华时报》女记者刘杰提了最后一个问题:“您对邓玉娇案怎么看?”李鸿忠脸色顿时阴沉,离场。在场的其他记者对此没做什么反应。

  两分钟后,李鸿忠折返回来,直问刘杰:“你是哪里的?”

  刘回答:“啊?”

  李又问:“你是哪里的,请问你是哪里的?”

  刘杰回答:“啊?人民日报的…”

  话音未落,李鸿忠接着说:“人民日报…你怎么老纠缠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要给你们社长讲,是不是,对不对?”

  李鸿忠一把拿下了刘杰的录音笔,随后径直走向电梯。众记者当场无言,女记者刘杰红了眼圈……

  3月7日下午,有湖北代表团工作人员将录音笔还给了女记者刘杰,但未表示任何歉意。■

参考资料2:财经网《请李省长公开致歉》;

请李省长公开致歉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3月08日 19:45

  被点评文章:李鸿忠抢女记者录音笔始末

  今年全国两会的新闻不少,一些代表委员缺乏调查研究的言论或提案,引起不少争议。但相对于湖北省省长李鸿忠3月7日面对记者提问的言行失态,此前那些颇具娱乐倾向的代表委员们,可以安心继续北京之行了。

  在三八妇女节前一天,面对爱岗敬业的女记者刘杰(来自《人民日报》旗下子报《京华时报》)追问邓玉娇案,李省长表现出的不耐烦、言语威慑和抢走录音笔等唐突举动,显然是严重失态,不仅对女性极不尊重,对媒体以势压人,更与一位省部级干部的素质和形象明显冲突。不知李省长事过之后,是否有所深思?

  从后来的情况看,至少到今天为止,湖北省代表团只是归还了本就属于女记者的工作用品,却没有任何公开正式的道歉,李省长本人似乎也没有对此表示歉意。我真担心他这种沉默继续下去。

  对于这件事,媒体目前没有公开报道,但网络上流传的现场回放已经很多,现场录音录像在疯传。事实上公众已经相信了李省长现场言行的不恰当,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指责李省长失态,相关的联想更是不断出现,比如此前那位质问记者究竟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的规划局长逯军。相比之下,李省长的言行没有那么不经大脑,但因为李省长职位更高,且是在政治民主的最高场合的全国两会期间发生,其轰动性无疑更大。

  和熟悉新闻史的同行交流,有人提到20世纪50年代曾轰动一时的“左叶事件”,值得李省长学习一下。

  那是1957年4月,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访华,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陪同他参观全国农业展览会。在拥挤的现场,有记者与维持秩序的农业部部长助理左叶出现言语冲突。5月8日的上海《文汇报》报道了此事并配发评论《尊重新闻记者》,其后北京等地报纸也以不同形式批评左叶。

  但在后来的反右斗争中,此事被扭转为媒体报道失实,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均有所谓纠正报道,人民日报还发了评论《对新闻工作者的一个教训》,认为“左叶事件”没有查明事实,报纸的报道和批评过于轻率。此后,凡报道过此事的报纸都作了检查,不少发表过批评左叶意见的人被打成右派。

  但在粉碎“四人帮”后,因“左叶事件”被打成右派的新闻工作者,都获得了改正。

  回顾这段历史,对于我们理解今天这件事的深层次性质很有帮助。媒体不是替自己说话,而是有阶级性的,在中国,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所以把替党说话和替老百姓说话对立起来,无论是党还是人民都不喜欢,那样的官员要受处分。而李省长的言行微妙一些,主要是对媒体的态度不好,而行为又失态。

  这两天,许多人在引述3月5日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讲到的:“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对比中央决策层的意识和主张,李省长应感到羞愧。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作为公民的李鸿忠与另一位女性公民刘杰之间的个人纠纷,而即使是那样的情况,一个大男人也应当有大肚量,言行不当,大大方方道一个歉不难。

  现在的问题,是一省之长与普通记者之间的工作冲突,是被采访者极不尊重采访者。这说明作为一省形象代表的李省长,没有清晰的配合媒体正常采访的意识,也没利用机会提升湖北的美誉度,这是一种失职。

  相比邓玉娇案,今年刚刚在重庆发生的李庄案,争议更多,也更敏感,但看看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志的良好表现,明确而直接对此进行的解释和表态,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他的解释,但这种正常的解释与沟通本身,表明薄熙来同志更有政治家的胸怀和自信。

  而李省长避而不谈邓玉娇案本身,却反而给媒体记者施加压力,无疑是愚蠢的。李省长即使不向刘杰道歉,也应当对湖北人民表示歉意,因为他的言行损害了湖北人民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更大的问题,是作为地方大员的李省长,与中央决策层的思路如此冲突,即使内心对温总理报告中所讲内容不以为然,也应当有起码的组织纪律性,服从中央口径并严格要求自己,而不能对党中央不负责任。

  综上所述,李省长无论如何都需要公开道歉,以挽回以秒计算不断损失的人气。

  请李省长向女记者刘杰道歉,最好是在今晚24点之前,给仍然在工作的职业女性以起码尊重和节日问候。

  请李省长向湖北人民道歉,为自己不当言行给湖北形象造成的损失深表内疚。

  请李省长向温总理和党中央道歉,尽最大可能消除自己言行失当而给中央决策造成的混乱和负面影响。

  相信李省长是有政治敏感和宽广胸怀的男子汉,一个道歉不难,挽回的将是无数的面子和里子。

  《财经网》声明:本版评论仅系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参考资料3:阿忆博客《假如省长抢夺他人财物》


假如省长抢夺他人财物(2010-03-08 21:08:05)

  2010年3月5日,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来看一看,湖北省长李鸿忠是如何创造条件,不允许人民日报关注他的湖北政府的。3月7日中午,北京西直门南大街,国二招宾馆,全国人大会议湖北团新闻发布会即将结束,《人民日报》记者刘杰对李省长提了最后一个问题:“您对邓玉娇案怎么看?”刚才还兴致勃勃介绍湖北大发展的李省长,生气离去,两分钟后,李省长返回,问刘杰:“你是哪里的?”刘杰惊讶:“啊?”李省长咄咄逼人:“你是哪里的?请问你是哪里的?”刘杰不解:“啊?《人民日报》的……”李鸿忠打断,并斥责:“《人民日报》?你怎么老纠缠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要给你们社长讲,是不是,对不对?”接着,李省长一把抢走下了刘杰的录音笔,径直走进电梯。下午,湖北代表团员工把录音笔还给刘杰,没做任何道歉。

  如果说,这是一个带有匪气的拆迁办副主任,为防止记者记下了他的违法勾当,铤而走险,当众抢走记者的工具,兄弟我信,但这是一省之长、在吉大读过历史系、受过多年公仆教育、而且是在众目睽睽的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在轰轰烈烈的三八女性节前1天、对最高党媒的一名女记者干的!可见,这种高级官僚平素的作风会是如何,没有基本的幽默感,没有一个男人最起码的风度,公然持权抢夺女人的东西!当然,他没有拿刀,但他拿着的是比刀更风锋利的权力,因此他没被报警,没被追究,也没有任何歉意。

这样的男人,还配继续做官,继续体面地活着吗?

  兄弟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传媒行业中的女记者,活得更有尊严些。很简单,必须首先惩罚那些损害女记者尊严的人,否则,一切都是空话。另外,一名省长,在“两会”期间,在公共场合,公然亲自抢走别人的财物,虽犯罪终止却无基本的认罪态度,他有人大代表的豁免权,法律无法直接惩罚他,但党纪和舆论应该如何处置他?

  无论结果如何,这件冒犯公民和记者权益的大事,已经写进了历史。

  另外,给李省长普法,也给记者普法,《刑法》第267条规定,“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记者用的录音笔很贵,数额较大,即使是省长,也没有任何权力可以抢走属于别人和别人单位的财物,如果李省长没有人大代表的头衔,当即就可以进局子里,老老实实地等待着审判!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李省长,在清朝叫李巡抚大人。发挥了几千年老祖宗“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优良传统!

No title

真有意思

No title

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No title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值得乐观的信号?

No title

新浪居然放了沈兄一马
看来在学习天涯论坛啊

再接再厉

哈哈

No title

我没话讲了,内部也要打黑啊。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