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忠事件观察之(6):中宣部出手

20100311010544154.jpg


鸿忠抢笔案,这两天的最新进展,是两个。

一是继接受南都采访时回应了邓玉娇案后,近日广东新快报报道,李鸿忠正面回应了抢笔案,该报道亮点是两个:首先是承认抢夺录音笔属实,李这个口供和被害人陈述、现场录音等视听资料、录音笔等物证、目击证人证言等证据一印证,基本证据链就成形了,很好;其次是李鸿忠继续拒绝道歉,哪怕仅仅是向当事记者刘杰本人。也很好,还是那句话,不道歉,就下台。

二是继周瑞金文章后,财经网继续发布重磅炸弹,中宣部新闻局前局长钟沛章先生以80余岁老病之身,在病床上写下一篇大作《干部是人民公仆,媒体替人民监督》。今天出版的浙江《青年时报》也全文刊发了这篇评论。据该报副总编金毅在围脖上表示,其见报40分钟前连线尚在病床上的钟沛璋先生,约稿并向老人表达敬意。老人回答了12个字:“谢谢关心,身体尚可,可以转载。”

继财经、南都、时代周报、新快报、青年时报后,羊城晚报也刊登了评论《李鸿忠错过了一次最好的道歉机会》。很高兴看到传统媒体开始联动接力(其中岭南媒体占了一大半强,可见两广传媒之发达实乃大陆之翘楚)。

这是媒体人克服自我审查恐惧心理的结果,也是是媒体人自救的开始。
下面把这两天在推特和围脖两个战场发的消息(以下简称推勃)归纳于下,并在最后附上钟沛章先生大作。周瑞金先生和钟沛章先生,分别是人民日报和中宣部的老领导,愿现在的中宣部和人民日报领导人多向钟周这样的老一辈领导人学习,多发扬这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还是那句话,任何试图干预此事传播的部门命令都与我们无涉,我们没有阴谋,我们无需串联,我们只是公民,我们还是网民,我们的声音,汇集成两句话:

看温总表态,请李生道歉;不道歉,就下台!


昨日推勃:

1、又是一觉起来,红肿抢逼事件貌似今日发酵不够充分。新闻院系里唯一的亮点是阿忆,媒体里唯一的亮点是财经网,除此二者外乏善可陈。的确是人民在沉睡,精英在开会。

2、广西韩峰局长估计这几天正在家里给鸿忠省长烧高香,感激涕零泪流满面中!

3、从理论上说,我不觉得报业集团内子报拿母报名义出头有何特别出格之处,去拿红包另谈。红肿抢逼事件里,说京华女记“搞欺骗”,纯为扯淡,你他妈还搞抢劫呢!

4、这段很明显的一个传播特征是,众多活跃推特用户在尝试慢慢渗透围脖。在2009年岁末开始的众多公共事件里,这种趋势没出现在“随波逐刘”中,也没出现在“薄颜无耻”里,更没出现在“虎虎生风”中,却以“红肿抢逼”为分水岭,相当有意思。

5、在天下围攻红肿事件里,对湖北省内媒体同行,能保持沉默就已经是最大成就,其他不苛求,望你们能继续金子般的沉默;对当事人刘杰,保全好证据并坚持事实不容篡改,就是最大成就,其他不苛求;对其他同行,请立即以一言一行来构筑职业共同体的起码尊严,无论你以前是哪个阵营。

6、此次录音笔事件,对我来说,始终是站在媒体中人的身份定位来说话,我希望媒体同仁也能有这个职业共同体意识。试问诸君:哪怕上溯到近十年以来,在如此场合的两会上,如此级别官员里,还有比录音笔事件更让媒体人寒心的事件吗?

7、@猪倌放羊:转网易网友跟帖:此公真乃神人,能通过录音笔中的内容(而非记者证)识别记者单位。犯抢夺罪是要坐牢的,录音笔也不便宜。道歉是必须的,自首也是必要的。有些人官越做越大,有些事越描越黑。大大的省长,小小的记者。上峰要关心高级干部的精神健康问题不要带病工作。

8、转型前要强调攻击力,转型后要强调秩序。如果将台湾语境里对暴民政治的警惕置换到当下大陆语境里对公权力的追问身上,甚而上升到对其戴上网络暴力的帽子,我不知道这是糊涂还是装糊涂。

9、只想问一句,倘若不是网络强烈反弹之后的天下围攻局面,李会出来回应吗?从昨天的在南都回应邓玉娇,到今天在新快回应录音笔,我承认他态度有进步,但始终没看到此人认错的诚意与道歉的可能。当此之时,何谈放过呢?

10、打断新快报记者提问李省长的同行是哪位?为了各位同行自身的权益和安全,请人肉。也请该同行早日现身说法,我们需要进一步甄别这个场景里的事实。

今日推勃:

1、向周瑞金和钟沛章致敬!这次录音笔事件里,老干部比教授专家们表现出更深切的公共关怀勇气与道德责任感。这是我没想到的。倘若八大名校的新闻学院院长此次没有人出来公共表态,我不知道这些师辈们以后将如何去面对你们的学生!

2、小弟我在此郑重向各位新闻和传媒学界的师辈们喊话!各位师辈,你们所从事的行业,所停留的位置,所持有的资源,不允许你们在录音笔事件里沉默。你们还等什么呢?为了业界同行,恳请你们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3、十三省联合社论和录音笔事件的区别是:前者是增量,后者是存量;前者是进攻,后者是守成;前者稍显前卫,后者中规中矩。所以我能容忍和理解各位前辈对前者的沉默,但对后者,已经是退无可退的底线了!还是那句话,你们还等什么呢?想彻底失掉青年们对你们最后的信任吗?

4、@宋志标:请诸位吁求老范来做这个事,他是记协副主席,是新闻学院院长,新闻界前辈,振臂一呼当有从者无数。这仅是我个人的愿景,谈不上“道德挟持”吧。辫子李的行为不是对新闻记者、新闻界、记协的整体侮辱吗?——我以个人名义谈论这个事,与公司唔任何关系。

5、以个人名义附议此事,前南方报业集团社长、现全国记协副主席、暨南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范以锦前辈,是当下最合适的领衔人选。并吁请展江老师、钱钢老师、张鸣老师、王天定老师、萧翰老师、阿忆老师等跟进!

6、请公布湖北代表团新闻官王艺园联系方式,请各位媒体同仁,无论你上会不上会,联系王新闻官了解事件进展;请各位公民联系王新闻官,表达你对此事的关注。请注意时间,注意用语,注意内容,依法推进公民社会建设。

7、我个人和关心录音笔事件的诸多同道,为此事所做的一切,均是公开而为、依法而为、无需串连的公民传播,道德绑架之类的帽子一概奉还——窃以为诸公对这个事情负有道德义务,倘还不发声的话,我羞与之谈道德。

8、当此之时,请一切习惯于在一边说怪话的人,重温连岳先生在厦门PX事件时反复强调的反对悲观论和阴谋论!

9、杭州前辈的这种报人风范,让我想起查良镛老先生说的“杭铁头”。请大家FOLLOW @青年时报章和@夜班工人丙,两位青年时报领导就是这样的杭铁头,我们的口号是:做人要做杭铁头!

10、任何试图干预此事传播的部门命令都与我们无涉,我们没有阴谋,我们无需串联,我们只是网民,我们还是公民,我们的声音,汇集成两句话:看温总表态,请李生道歉;不道歉,就下台!


附录:钟沛章先生大作链接及原文

1、财经网:《干部是人民公仆,媒体替人民监督》

2、青年时报PDF版:《干部是人民公仆,媒体替人民监督》

干部是人民公仆,媒体替人民监督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3月11日 17:58

  钟沛璋

  我86岁了,在医院养病期间,以一个老党员、老记者的天性,关注着全国两会的进展和各地新闻。

  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再次“触网”,与全国网友聊天,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从物价、房价、大学生就业、民工荒、三鹿奶粉,谈到医疗改革、教育去行政化、“三公消费”,还谈到自己能体会“蜗居”的苦,最后再与网民“勾手相约”来年再见。

  早在2008年6月20日,胡锦涛总书记就曾来到人民网,登陆“强国论坛”,与网友交流。“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胡温率先垂范,鼓励网络问政,这是一个大国领导人的政治风范。

  两会期间,人民网、新华网和一些门户网站纷纷开设“E两会”、“网民议事堂”、“我有问题问总理”等栏目,网络议政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议政的一个重要意见来源和民意基础,给两会政治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令人振奋。

  我注意到,两会代表、委员们的某些提案、议案和对媒体的表态,由于脱离主流民意,被网民冠以“雷人”二字,受到公众批评,需要代表们深自警思。代表委员们参政议政水平有个逐步提高的过程,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两会代表委员中个别领导干部依仗公权力的“雷”人,则是不能被允许的。

  我想谈谈对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省长李鸿忠训斥《人民日报》旗下《京华时报》女记者,并夺走录音笔一事的看法。记者关心邓玉娇案,是新闻媒体的职业素质要求。党的十七大要求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甚至早在1948年,刘少奇同志与华北记者团讲话中,就郑重要求党的新闻工作者,帮助人民和中央通气,考察党和政府的政策到底对不对,错了就提出来,时刻准备修正和补充。这是共产党的新闻政治理念。

  记者在邓玉娇案发生后的第一次全国“两会”上,向湖北行政长官提问这一曾经震动全国的社会热点事件,符合这样的新闻政治理念,也是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一个负责任的地方领导干部,有义务借国家议会的场合,梳理和反思处置邓玉娇案的经验教训,并对于避免类似案件再次发生、疏导民意、化解民怨提出建设性的思考。如果确实发生因此而指责记者的现象,那是落后于共产党在1948年的政治觉悟的。

  我了解到,近年来一些地方领导人经常抱怨:新闻媒体特别是互联网把地方搞乱了,动不动就想封网,抓捕敢向政府提出批评意见的网民。邓玉娇案中,基层政府甚至以“防雷击”为名,停止了电视信号转播。我看这些同志对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舆论引导新格局”的战略判断,缺少认真的学习体会。

  他们至今还搞不清楚,新闻的发生是第一位的,新闻的报道是第二位的。闹出矛盾来,解决问题是根本,只想着舆论“灭火”是治标不治本。回避实质问题的“灭火”,有可能把小事闹大、大事拖炸,对于维护地方利益和政府形象甚至是十分有害的。

  我们提出媒体和记者要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目的是配合党和政府解决现实生活中影响科学发展、社会和谐的实际问题,而不是一味要求他们回避现实矛盾,以鸵鸟姿态,放任基层政府的不作为和乱作为,坐失通过舆论监督维护社会稳定的良机。

  3月11日,我看到报章上李鸿忠同志就此事的公开回应,感到很悲哀。堂堂地方大员对于在国家议会这样的庄严场合,夺下记者录音笔这样的明显失态行为,竟然没有一丝歉意,辩解说“我们就担心她不是记者,就把录音笔拿去看看了”。首都两会驻地不是邓玉娇的家乡野三关,那里去年曾经发生过动用公权力抢夺记者采访器材、殴打记者并逼着记者认错的事件。

  记者问:“许多网民要求您向记者道歉,您怎么想?”李鸿忠同志断然回答“我觉得不涉及道歉”,接着以长者的口吻宽容这位受辱女记者的莽撞:“很多年轻人刚从业,也很不容易”,“有的时候,有一些误解啊,像传递信息不很全面啊,我看也不用(道歉),慢慢就好了”。后面这句话,意思完全弄反了,似乎是记者本该向他道歉,只是因为领导同志宽容大度,才不跟年轻人计较了。我看这样的表态不仅极为勉强,也缺乏共产党人应有的诚恳和诚实。

  温家宝总理刚刚在2月27日与网友交谈中表示:我是“公共财产”,属于人民。公权力形象和公信力属于“公共财产”,需要自觉地、无条件地接受公众,特别是新闻舆论的监督。对抗监督,就得鞠躬道歉,这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原则问题,没有什么“慢慢就好了”的可能。此事糊里糊涂地过去,只会拖累党的形象、政府的声誉!

  这场不该发生的争端,使我想起整整30年前青年厨师陈爱武批评商业部长事件。北京丰泽园饭庄的厨师陈爱武,向《中国青年报》反映,商业部部长王磊搞特权,吃一顿客饭交的钱还不够买一碗汤。

  我当时任《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安排记者去调查,发现确有其事。1980年10月16日,在第一版头条位置刊登通讯:《“敢于向特权挑战的人——记北京丰泽园青年厨师陈爱武》。我为这篇通讯配发社论《改革者,鼓起你的勇气》,强调:“不管职务多高的干部,他们都是人民的公仆,而决不是人民的老爷。他们都必须接受人民的监督。”当天早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摘播了通讯和社论。

  见报当天,王磊部长就向中纪委作了书面检查,除了认错并表示愿意如数补足少付钱款外,还请求给予党纪处分。王磊部长又把这一检查同时送给国务院领导同志,并请商业部党组将他的检查印交各局,“向全体同志宣读”。当天下午,商业部党组举行会议,“学习和讨论”了《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报道和社论。

  王磊还分别给北京市第一服务局和丰泽园饭庄写信,表示:“听广播之后颇受教育,也颇惭愧,对陈爱武同志这一行动,表示衷心感谢和钦佩……请你们协助我查清,我在各饭店吃过饭少付的价款,通知我,我也补足”。

  80年代初,尽管也有“不正之风”的困扰,但党风和社会风气总体上比较清纯。尽管王磊部长是1936年参加革命、1937年入党的老干部,但被批评后立刻对中央、对媒体、对提出批评者、对公众诚恳认错道歉,痛痛快快,不拖泥带水,没有反过来质问记者“你怎么老纠缠这个事情”,更不会威胁说“我要给你们社长讲”。

  1982年3月,王磊被免去商业部长职务。1994年王磊同志辞世。在舆论监督面前,他知错能改、胸襟坦白,令我感动。今天想来,恍若隔世。

  当时也曾有领导同志认为,陈爱武批评商业部长不好,会煽动群众对政府不满等等,这实际上就是为王磊同志开脱。他们还定了两条杠杠,一是点名要经过批准,一是要先党内后党外。

  我当时就针对这两条杠杠说:“我们不禁要问你们搞特权是谁批准的?你们搞特权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党?有没有想到党外的影响?为什么现在要抬出党来为特权保驾了?……现在的实际情况不是对干部保护少了,而是人民监督渠道少了,人民监督而不被打击报复的保护少了。报纸是人民实行民主进行监督的一条很重要的渠道,你做对了就表扬,做错了就提醒你,这有什么不好呢?这样人民的民主生活就正常了,党的民主生活也正常了。”我在人民日报就此事撰写文章《开一代民主新风》,提出:“利用报纸来监督公仆……是建立正常民主生活不可缺少的渠道。”

  中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国,前仆后继地奋斗,从1949年算起经过了60年,从1911年辛亥革命算起即将迎来第100年。几代人的流血流汗,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用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话来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这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最令人动容的一段话。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温家宝总理做完政府工作报告,胡锦涛总书记与他热情握手。这是我们党面对全中国人民的庄严宣示。国家的存在是为了人民生活的幸福和尊严,不是要把人民管住,无处说话。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就任时说过一句话:“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把官员关到笼子里。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给你们讲话!”美国总统也要受到美国人民和国会议员的监督。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领导干部不能够无法无天,应该受人民监督。

  当前中国处在一个转折时期,经济飞快发展,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同时腐败、贫富差距、社会不公正……矛盾很激烈。当地方官不容易,要落实好中央的正确决策,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好各种矛盾,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艺术,但有一条,地方官首要先做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老爷。

  我很赞同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志近日在第一期全国县委宣传部长培训班的讲话:“要把舆论引导的任务落实到基层,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支持媒体采访报道,正确对待舆论监督,提高同新闻媒体打交道的能力。”

  当政者常说要有忧患意识,最大的忧患莫过于人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得不到充分保障,官员缺乏有力的舆论监督。我们仍要继续高举“五四”运动,“民主与科学”的大旗。现代国家的官员们都受新闻舆论监督。尊重舆论监督的官员,才有道德的力量。没有道德力量,与民心、党心相背,任何官员手中的权力都是靠不住的。

  近日另一条消息让我眼前一亮。在全国“两会”的民主气氛中,湖北十堰市公安局出手纠正了郧西县以诽谤罪抓捕网民的错案,对网民“零点三六”(陈永刚)给予国家赔偿。

  在当地论坛上,县委、县政府发布《郑重声明》称,“向陈永刚本人和社会公开道歉,真诚欢迎社会各界和广大网民批评监督郧西工作”。声明之后,县委书记叶战平亲自跟帖:“我个人对十堰市公安局关于郧西县公安局对陈永刚一案的复核处理意见无异议。同时,希望县公安局总结经验教训,更好地依法履行职责,维护一方平安。”

  这样的湖北干部,值得大声喝彩。

  (作者为中宣部新闻局前局长)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即将出版的新周刊,封面文章是《你必须道歉》。——这段写错吧了,微博上贴的是06年的旧刊封面。

No title

对一个不是太子党的官员得理不饶,有点欺软怕硬之嫌。敢问阁下敢如此对薄书记吗?

No title

这次录音笔事件里,老干部比教授专家们表现出更深切的公共关怀勇气与道德责任感。
-------------
两头真

No title

所有的两会记者,大家一起关注湖北在李大人治下科学发展各个方面的成就吧。有一点想法,就通过各种渠道、各种议题、各个层面,申请对李省长进行专访。一次不批,就两次、就三次,一个议题不批,就换其它。
让李省长成为这次两会最热门的新闻人物,成为今年两会的“年度人物”。
再请新闻界同行找一找资料,做一个网络调查,题目可以是“你最想采访的新闻人物”,以及“申请/获准”率最高(或者低,取决于怎么定义)的两会代表团,如此等等。让湖北团、让李省长的热度,以看得见的方式展示出来,成为社会现象,就好。
只要李省长、只要湖北团持续走热,就有办法,就有希望

No title

已改过,谢谢各位提醒。是我误读了封新城的围脖。

No title

我感觉自己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能亲眼见证公民力量的蓬勃,或萎缩。

No title

财经网再出手,五学者联名建议善后两会录音笔事件,见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3-13/110395003.html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