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伍皓

石按:以下是今日在推特和围脖发的几条内容,果然招来板砖无数。按说,聪明人即使不屑去左右抱团,这时也应该保持沉默的。我看来是真的不聪明,永远是那只两间余下来的一卒,荷戟独彷徨。

1、尽管知道这是个立场重于是非的时代,我忍不住也要说句得罪一大批人的话:围脖和推特上追打伍皓的哥们,可以适可而止了。除了谷歌事件他表现很傻逼外,没看出其他事上伍皓有何了不得的恶行。总不能老揪住人家20年前一份信不放吧?赵紫阳也还有镇反打右时的极左表现呢。

2、伍皓的特点是爱作秀,喜投机,历史也不够纯洁,像谷歌这种重大事件上脑子间或进水或者主动掺水,这些我都承认。苦口婆心地说句:难得有这么好骂、骂了也没啥事的宣传部长,我们为啥不留着慢慢享用,非得一下就宰了呢?搞得部长们个个都跟丁关根似地,好玩儿吗?

3、凭良心讲,如果全国的宣传部长都能跟伍皓这帮作秀和热衷网络,媒体环境肯定会比现在好不少,至少我作为媒体人一员是乐见其成的。最怕的就是那种从来不作秀只动手抢笔下禁令的部长省长们。

4、一些朋友乐于跟着追打伍皓,也许是想借此表达对权势的憎恨,对谎言和言论管制的势不两立。这种心情我当然理解,问题是任何时候都不能立场重于是非。现在的情况是,伍皓所遭受到的攻击与谩骂,已经远超过了他可能的投机与糊涂。所以,我的看法是可以适可而止了,腾出精力来做点其他事儿。

5、当然了,你若要无休无止的追打伍皓,这是你的自由,谁也阻挡不了你。这既能赢得围观者轰天价似的喝彩,也能满足自己的意淫快感,更安全得很,没任何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6、这种追杀伍皓的热火朝天的的网络情绪里,除了合群的自大,最让我警惕的是某种完全不容异见的仇恨。比如一位好友就非常反对市场化媒体里出现有关伍皓的肯定性报道,甚至要以拒绝为其供稿来抗议。我只能说这种风格,比伍皓要更像戈培尔。

7、@胡泳:哈哈,我就因为在南都撰文赞扬伍皓而受到你我都认识的一位好友的指责。
@石扉客: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立场永远重于是非。即使像我这种独来独往没啥派别的人,对伍皓这个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说这些不同声音。

8、官媒如何报伍皓,体制内如何看待伍皓,和我们该如何看待伍皓以及如何尽量公允客观的看待一个人,是两回事。不能因为官媒做得不好,我们就跟着可以跟着降低标准,最后大家乱骂一气完事儿。这种简单的道理,可惜很多大名鼎鼎的人都不能领会。

9、敬告那些把我划入南方报系阵营里按统一口径发言的人,在红中事件里,我还曾载围脖上支持过新快报批评过南都,因此也可把我划入羊晚阵营;在3年前,我还在著名的CCTV做过4年电工,因此更可考虑把我划入中宣部阵营……

10、再次澄清两点:伍皓一事上,我批评的对象,主要是我围脖和推特上的关注圈里的几百号人,基本是媒体圈内外的活跃用户,即我在《一场24小时公民动员战》里所提到的意见引领人士,这是一。我批评的内容,主要是觉得除了现在谷歌问题的不同看法,与20年前那封信带来的历史问题,伍皓并无大恶,追打伍皓应该适可而止了,可以腾出精力来做其他事儿,这是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支持沈老!痛快!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石扉客

Author:石扉客
谥曰:资深助教、应召男记、床运专家、妇科级干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